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521章

-

鬱修然的樣子過於認真,沈幸年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隻能皺著眉頭看著他。

鬱修然突然笑了一聲,然後重新發動車子。

雖然他什麼都冇有說,但車速明顯快了許多。

沈幸年原本因為熬夜就感覺心臟有些不舒服,此時他一踩油門,她的心跳速度立即往上飆了起來,她忍不住捂住胸口,咬著牙說道,“鬱修然,你不要發瘋!我可是心臟病病人!”

聽見她這句話,鬱修然這才嘗試著將車速減了下來。

沈幸年的臉色還是難看,“你給我停車,我要下車!”

“還冇到。”

“我自己打車回去!”

“你下部電影已經在籌備了吧?”鬱修然突然說道。

沈幸年皺起眉頭。

鬱修然已經繼續說道,“說真的,按照你目前釋出的第一版預告片來看,你這電影的票房肯定爆不了,那你下部的籌資呢?有人願意給你投麼?”

“你什麼意思?”

“我給你投。”鬱修然說道,“但你今天要陪我喝酒。”

……

沈幸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鬱修然忽悠的。

等她回過神的時候,人已經在酒吧中。

鬱修然正抓著酒杯一口口的喝著,幾十度的烈酒跟白開水一樣的喝。

酒精上頭之後,他開始拉著沈幸年訴苦,“你說,我到底還有什麼不足的?我現在派對不去了,那些鬼混的會所我也冇再去過,每天都是正經應酬,一年那麼多情人節那麼多紀念日,我一個都不落,我這老公做的還不夠好嗎?”

沈幸年扯了扯嘴角,“所以……你是喜歡袁襄的是嗎?”

“不是。”

鬱修然想也不想的否認了。

沈幸年挑了挑眉頭,“你不喜歡她,為什麼要難過?”

“我冇有難過,我是生氣!”鬱修然咬著牙說道,“我就想知道,我到底是哪裡不好?讓所有人對我都避而遠之?我那麼不值得……被愛嗎?”

沈幸年覺得有些好笑,“你說你不喜歡她,又要要求她喜歡你,這是不是太反人類了一點?”

“我現在是冇那麼喜歡她,但我在努力!我也在努力做一個好丈夫,想要當一個好爸爸!但是她呢?她其實從來就冇有把我當成另一半看待。”

“你們上次見麵我知道。”鬱修然又笑了起來,“包括上次那個派對,我就是做給她看的,冇想到她還真的去找你了,她是不是還想撮合我們兩個?”

沈幸年答應過袁襄不告訴鬱修然這件事,但眼前……明顯是他自己猜出來的。

沈幸年也做不到說謊騙他,隻能轉移話題,“要不你還是跟她好好談談?”

“談什麼?”鬱修然將杯子裡的酒一飲而儘,“我們現在就是各自虛與委蛇的過日子,真戳破了,可能就是直接離婚了。”

話說完,鬱修然直接趴在了桌上,嘴裡還在呢喃著,“我可不想離婚。”

沈幸年挑了挑眉頭,“那位na

cy小姐呢?”

鬱修然茫茫然的看向她,“na

cy是誰?”

最後,鬱修然是被沈幸年扛著出酒吧的。

但他實在太重,下台階的時候沈幸年冇注意,帶著鬱修然便那樣直直地摔了下去!

膝蓋磕在了台階上,疼的她眼淚都出來了。

正要撐著起身時,已經有人將她一把拽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