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517章

-

這個約沈幸年是真的不想去。

當時給袁襄遞名片完全是為了證明自己和鬱修然之間的坦蕩。

但現在看來,作用明顯並不大。

而她要是不去的話,似乎更加說明瞭什麼。

左思右想下,沈幸年到底還是答應赴約。

見麵的地點就定在附近的咖啡廳中。

袁襄穿著一身白色的連衣裙坐在窗邊,手上拿了一本雜誌正慢慢翻著,溫婉的呈現出一副歲月靜好的樣子。

但沈幸年卻突然想起上一個她在咖啡廳見到的覺得歲月靜好的女人,兩個月前還想一把火燒死自己。

她不敢再想,緊了緊身上的外套後,走了進去。

“沈小姐,這邊。”

袁襄抬手跟她示了一下意。

沈幸年朝她微微一笑,“抱歉讓您久等了。”

“沒關係,是我臨時邀約,該是我抱歉纔對。”

袁襄將雜誌合上,“你想喝什麼?”

“不用,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您……”

沈幸年冇再繼續說,但意思已經表達的很清楚——有話快說。

袁襄倒是很快領會,笑了笑後,說道,“嗯,那我就直說了。”

“冒昧的問一聲,沈小姐你現在是單身嗎?”

她這句話讓沈幸年一愣,隨即解釋,“我和鬱修然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我們也已經很長時間冇有見麵了,上次你見到我就是我們這一年多來第一次見麵,真的。”

沈幸年說的無比誠懇。

袁襄看了她一會兒後,突然笑了出來,“你不要緊張,我不是那個意思。”

話說著,她頓了一下,“好吧,我其實也有那麼一點意思。”

沈幸年的眉頭立即皺了起來。

袁襄深吸口氣,說道,“我知道你們曾經交往過一段是嗎?而且對鬱修然來說,你……”

“不不不,我們冇有交往過。”沈幸年想也不想的說道,“我們從頭到尾,都隻是朋友,我也絕對不喜歡他。”

沈幸年的話說完,袁襄頓時沉默了。

那看著沈幸年的眼睛裡好像有些……失望?

“你真不喜歡他?”

“不喜歡。”

“其實我覺得他還是挺好的,雖然以前的生活混亂了一些,但現在變得成熟了許多,也算是事業有成,而且你們在一個圈子裡,共同語言也會有很多,你要不要試著重新瞭解他一下?”

袁襄這番話卻是讓沈幸年徹底愣住了。

——如果她冇有領會錯的話,袁襄這是在……撮合她和鬱修然?

瘋了。

這個念頭剛上來的時候,沈幸年腦海裡就是這個想法。

這怎麼可能?

沈幸年的沉默卻是讓袁襄以為她心動了,又繼續說道,“而且其實他對你的感情也挺深的,要不然我也不會知道你的名字不是嗎?所以……”

“鬱太太。”沈幸年將她的話打斷,“我不懂您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要不要選擇和鬱修然在一起看看?”

沈幸年明白了。

——她冇瘋,是眼前這個女人瘋了。

“那個,你不要誤會。”

袁襄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趕緊說道,“事情是這樣的,我跟他是家族聯姻,並冇有多少感情。”

“我家那邊不會允許我放棄這段婚姻,所以我希望鬱修然他能主動……嗯,跟我離婚。”

“我無意冒犯,就是以為你們曾經相愛又錯過,希望能成全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