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516章

-

沈幸年站在電梯門外,聽見顧政的話隻揚了揚眉頭,反問,“你不出來?”

——這裡是頂層,他從下麵上來的,怎麼著也該在這裡下了。

顧政站在電梯裡看著她那帶著幾分張揚的理直氣壯,心頭卻是莫名一緊。

然後,他有些恍惚的想起——她的性格本來就應該是現在這樣。

顧政突然笑了一聲。

那莫名的笑容讓沈幸年的眉頭頓時皺緊了,看著他的眼神也多了幾分莫名其妙。

然後,他回答,“不用。”

沈幸年倒是有些不知道怎麼回答了,再看他的手依舊幫她頂著電梯門,抿了抿嘴唇後,她到底還是走了進去。

顧政將手鬆開,問,“幾樓?”

“一樓。”

“你不住這裡?”

他的問題讓沈幸年的眉頭又皺了起來,瞥了他一眼後,不回答。

顧政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出格了,冇有再問。

兩人就這樣一路沉默著抵達酒店一樓大堂。

沈幸年正要往前走的時候,他的聲音又傳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

沈幸年頭也冇回,自己打車回到了入住的酒店,在睡了一覺醒來後她纔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她把何重落在慶功宴那邊了。

意識到這一點後,沈幸年立即給他打了電話。

那時天剛矇矇亮,何重的聲音裡帶著明顯的睡意,“喂?”

“是我,你冇事吧?”

沈幸年的話說完,那邊的人明顯頓了一下。

然後,他直接炸了起來,“沈導,你也太不是人了!你怎麼能將我就這樣丟在那裡!我就去洗個手的功夫,回來你就不見了,我還差點以為你出事了!”

沈幸年隻能不斷道歉,“對不起,我當時真的忘了,所以你冇事吧?”

何重哼了兩聲後,說道,“我要是有事,你現在纔來問是不是也有點太遲了?”

沈幸年心裡發虛,也不回答了。

好在何重心大,脾氣發過了也就算了,隻說道,“我冇事,而且你走後不久派對也結束了。”

“為什麼?”

“主人公走了啊,鬱總他老婆一過來他就跟她回家了,派對自然也就散了。”

聽見何重的話,沈幸年這纔想起了昨晚那個插曲。

——鬱修然引自己過去肯定是有什麼目的。

但到底是為了什麼,沈幸年也不知道。

想不出來,她也懶得想了,正要掛斷電話時,何重幽幽的聲音又傳來,“你大清早的吵醒我就為了這一件事?”

“嗯,我擔心你啊。”

何重頓了頓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

開幕式結束後,沈幸年也回到了港城。

電影已經剪出了第一版預告,回去後她便要開始盯宣發以及和其他主創調整剪輯節奏,整個人忙的不可開交。

接到袁襄電話時,已經是半個月後。

“你好沈小姐,我是袁襄。”

她的聲音依舊溫柔可人,“我想跟你聊點事情,不知道你方便嗎?”

沈幸年的頭皮卻是有些發硬,“我已經回港城了。”

“我知道,我這幾天也在港城,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有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