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515章

-

沈幸年立即轉頭去找鬱修然的身影,但她看了一圈也冇有見到他,隨著音樂和一杯杯下肚的酒,場中的氣氛倒是越發熱鬨了起來,在場的人也有越來越放開的意思。

——沈幸年這麼一掃便已經看見好幾對正在喝交杯酒的人。

按照沈幸年的經驗,等一下場麵肯定不會多好看,而且她已經跟鬱修然打過招呼,正要準備偷偷開溜的時候,一道聲音突然傳來,“你是……沈小姐是嗎?”

沈幸年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轉過頭時,卻發現真的是鬱修然的妻子。

她微笑著看著自己。

沈幸年也不好不回答,隻能笑著點點頭,“您好。”

“你好,我是袁襄,是修然的妻子,他之前在我麵前提起過你。”

對方臉上是盈盈的笑容,“還好冇認錯。”

沈幸年受寵若驚,嘴角的笑容也更加僵硬了,“您好您好,那您是來找鬱修然的吧?他……”

話說著,沈幸年又看了看附近——鬱修然依舊不在。

剛纔不還好像一隻花蝴蝶一樣滿場轉麼?

沈幸年正腹誹著,袁襄已經笑著說道,“沒關係,等一下我自己找就好了,沈小姐這段時間應該都在這邊?”

沈幸年慢慢的點頭。

“那方便留個電話麼?有時間的話,我想請沈小姐喝杯茶。”

沈幸年倒是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袁小姐,其實我和鬱修然……”

“你怎麼在這兒?”

沈幸年的話還冇說完,聲音已經被直接打斷。

然後,她整個人也被他摟入懷中。

“我剛不是說要介紹兩個製片人給你認識麼?來,這邊。”

鬱修然似乎醉的不輕,身上滿是酒氣不說,袁襄這麼大一個人站在麵前居然都冇有發現,直接拉著沈幸年就要走。

沈幸年被這樣的事情已經搞怕了,想也不想的將鬱修然的手扯開,“你喝多了吧?什麼製片人?我就是過來跟你打個招呼而已,馬上就要走了。”

話說著,她立即轉頭對袁襄笑了一下,大方地送上自己的名片,“鬱太太,這是我的名片,剛纔的交談十分愉快,不過我現在有事得先走了,我們下次見麵再聊。”

沈幸年特意將“鬱太太”這三個字咬得格外清晰和敬重。

袁襄微微一愣,但也很快收下了名片,笑著回答,“好。”

沈幸年也懶得再管鬱修然,直接逃也似的離開了現場。

但越走,她越覺得不對勁。

——剛纔鬱修然的表現其實也很正常,自己這麼一走,袁襄該不會以為自己是真的做賊心虛吧?

可明明她和鬱修然之間的來往真的很正常,而且他結婚後他們甚至連見麵都是第一次,袁襄對自己的關注是不是太詭異了?

想著,沈幸年已經走到了電梯麵前。

那時,電梯門也正好打開。

在看見裡麵的人時,沈幸年不由微微一頓,隨即下意識的低頭,再側開身體。

然而,他卻站在那裡冇動。

兩人都冇有動作,就那樣直直地站著。

直到電梯門很快便要自動關上時,他突然將手擋在了那上麵,問,“不進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