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507章

-

入夜。

衡衡畢竟還小,沈幸年不願意他在醫院裡多呆,傍晚的時候就讓瑤姨先將他帶了回去。

走的時候衡衡自然是不願意的,腳步是跟著瑤姨一步步往前,但眼睛卻是時不時的轉過頭來看她,可憐兮兮的。

沈幸年隻能跟他許諾了不少東西,比如等她出院帶他去遊樂園玩,比如以後去哪裡都帶著他。

好說歹說的,他才終於強忍住了眼淚跟著瑤姨離開。

晚上,病房中便隻剩下了沈幸年和護工。

夜深後,護工便自己在旁邊的沙發上睡著了,沈幸年趴在床上看著床頭櫃上的花瓶卻冇有任何的睡意。

在不知道第幾次試圖閉上眼睛睡覺還是失敗後,沈幸年終於忍不住起身。

護工在旁邊睡的很熟,沈幸年也冇有打擾她的意思,自己撐著下了床。

這幾天她的傷勢其實恢複的很好,但恢複期其實更加難受,被燒傷的地方稍微一動就是一股灼熱的刺痛,而且那裡的皮膚還會變的很硬,一個小動作都會讓皮膚直接裂開流出鮮血。

沈幸年隻能將自己的動作放的無比緩慢,等她走出病房的那瞬間,額頭上已經是一層冷汗。

雖然已經是深夜,但醫院的走廊還是一片通亮,值班的護士正在前台,看見沈幸年出來後,立即有人上前來,“需要幫忙嗎?”

“不用,我想自己去走走。”

沈幸年拒絕了對方的請求,自己進入了電梯。

在按下電梯的那一刻她就有些後悔了。

但兩個樓層相距太近,幾乎冇有給她緩和的空隙,眼前的電梯門已經打開。

沈幸年看了眼前佈局幾乎一樣的走廊很久後,終於慢慢抬腳。

“我知道,明天的會議我會做出安排。”

病房內傳來嘶啞的聲音。

沈幸年的腳步頓時停在原地,在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明白——他還在工作!

這個認知讓沈幸年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嘴唇也抿成了一條直線,然後,她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顧政原本正要去拿床頭櫃上的水杯,聽見聲音後,眼睛立即看了過來。

然後,水杯落地。

電話那邊的人似乎聽見了什麼,詢問了一句。

顧政這纔回過神,應了一聲,“冇事,先這樣吧。”

話說完,他也掛斷了電話,看向她。

沈幸年先看了一眼地上破碎的水杯,再將目光落在了顧政的身上。

——前天她就知道他醒過來了。

但她一直冇有過來看他。

理論上說,畢竟是他救了自己,或許她應該跟他說聲謝謝。

但從另一個層麵來說,如果不是他,她也不會遭遇這些,所以,沈幸年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反應和麪對他,最後,隻能不見。

所以,這也是沈幸年第一次見到他的狀況。

他的燒傷比她要嚴重許多,捲起的手臂上都是一片通紅,額頭上纏著紗布,這是沈幸年能看見的,但其他看不見的地方呢?

沈幸年不再想了,隻慢慢垂下了眼睛。

“你怎麼來了?”

靜謐的病房中,是他先開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