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496章

-

《海棠花》的拍攝很順利。

經過這段時間所有人的努力,進度也終於趕了上來,最後一場殺青的戲份就在明天——女主角在目睹了男主角的死亡後,獨自留在了擁有他們所有回憶的房子中,任由手上的打火機掉落,火光映在她的臉頰上,是這電影的最後一幕。

這場戲的拍攝許可證在最開始就已經拿到了,原本沈幸年是想要拍一場宏大的場麵的,但上麵的人說了,不允許出現明顯的輕生鏡頭,內容要積極向上,於是最後她隻能選擇這麼一個隱晦的表達。

場地已經選好了,現場的滅火器也已經準備好,女主演隻需要點燃麵前的窗簾就好,鏡頭一關就能直接滅火殺青。

那時其他人的戲份都已經拍完了,加上年關將近,沈幸年也讓大部分工作人員先收了工。

女主演已經將情緒醞釀好了,就坐在窗台前的椅子上,一手打火機,另一隻手拿著一支海棠花。

紅色的花瓣一片片從她指尖落下,她的眼底裡閃過悲傷、懷念、幸福,又變成了怨恨。

但最後,隻剩下了平靜。

然後,她緩緩將打火機點著,再慢慢丟了下去。

火苗在那瞬間直接竄起,女人緩緩閉上了眼睛。

沈幸年也很快喊了卡。

工作人員提著滅火器上前,將火撲滅。

助理也及時給女主角披上了外套,又獻上了殺青花束。

“沈導,謝謝你。”

女人的眼底裡還有淚光,手緊緊的抓著沈幸年的。

沈幸年搖搖頭,“我應該謝謝你纔對,你表現的很好。”

話說完,她看向其他的工作人員,“好了,我正式宣佈,電影圓滿殺青!我在附近的餐廳定了包廂請大家吃夜宵,我們餐廳見!”

“好!”

劇組中是一片歡呼。

沈幸年正要去收拾自己的東西時,卻發現自己的手機不見了。

“我的手機呢?”她問助理。

小助理搖搖頭,“你不是一直習慣自己貼身帶著的嗎?”

沈幸年一想也是,但她在身上翻了一圈依舊冇有找到。

“會不會是在閣樓?下午不是有場戲在上麵?”

沈幸年點頭,“應該是,我上去看看。”

“我陪你去吧。”

“不用,你把東西收好了先去餐廳那邊,點菜還有安排座位,我等一下自己過去就行。”

丟下這句話後,沈幸年便自己往閣樓的方向走。

這棟筒子樓是他們租用了兩個月的拍攝場地,位於港城一個老社區,附近有很多廠房,但這個時候基本都已經不營業了,加上此時已經將近淩晨兩點,周圍更是安靜的可怕。

筒子樓的年份有些久了,木質的樓梯板踩上去會有明顯的聲音,在整個空曠昏暗的樓梯間響起,帶著幾分如同驚悚片的詭異。

沈幸年在上去的路途中突然有了一個想法——或許下部片子拍個驚悚片真的不錯?

地點還是可以選在這裡。

甚至連佈置都不用了,燈光一拉……

沈幸年正想著,頭頂的燈光也在那一刻熄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