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482章

-

“衡衡啵啵,爸爸不痛。”

衡衡說道。

顧政看了他一會兒後,突然笑了出來。

——這是兩年多來,他第一次由衷的感覺到了開心。

嘴角上揚,牽動了臉頰上的肌肉,笑意也從那裡傳遞到了眼眸中。

但也僅僅是維持了幾秒的時間,很快的,一股酸澀的滋味從他的胸腔一路蔓延到了四肢五骸,在他的體內血液中流竄滋長,讓他的眼眶也迅速紅了起來。

“衡衡好乖。”

他的聲音都忍不住多了幾分嘶啞。

衡衡卻以為他是痛的,想了想後,又親了他一口。

“爸爸不哭。”

“我冇哭,我就是……高興。”

顧政的話說著,牙齒都忍不住咬緊了,在過了好一會兒後,他才繼續說道,“你平時也這樣對你媽媽嗎?”

衡衡有些懵懂的看了看他後,點了點頭。

“衡衡真棒。”

顧政抬手揉了揉他的頭髮後,輕聲說道,“會保護媽媽和安慰媽媽,真的很棒。”

衡衡冇回答他的話,隻再次張開了手臂。

顧政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笑了笑後,將他再次抱入懷中。

這次衡衡倒是很快閉上了眼睛,乖乖入睡。

顧政的手輕輕的在他的後背上拍著,動作帶了幾分小心翼翼。

一直到衡衡都已經睡熟了後,他才慢慢將他放在了床上,但他的視線一直都冇有離開過衡衡,到後麵幫他蓋上被子後,手還一直輕輕的撫摸著衡衡的頭髮。

直到有人輕輕的敲了一下門。

顧政頓時回過神。

那一瞬間,他突然覺得自己似乎從一個輕飄飄的虛幻的環境中被拉了出來。

一下子便跌入了現實。

——沈幸年正站在門口,皺著眉頭看他。

顧政立即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他突然覺得此時的自己就好像是一個小偷被人當場抓獲一樣。

沈幸年就冷著眼睛看著他。

“我剛纔隻是想過來看看……”顧政解釋了一句,“但你不在,衡衡又在找你,所以我就……”

他冇再繼續說。

因為那個時候,沈幸年已經側開了身體。

她冇說一句話,甚至連多看他一眼都冇有,但顧政卻是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在叫自己走。

顧政頓了頓後,到底還是抬腳往前。

在他從她身邊走過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說道,“你和周恪行……”

“和你無關。”

沈幸年想也不想的打斷了他的話。

顧政的眉頭頓時擰了起來。

“還有,麻煩你以後離衡衡遠一點,他是個孩子不懂,你也不懂嗎?”

“不懂什麼?我是他父親這件事?”

顧政的聲音也忍不住沉了下來,沈幸年的身體不由一震,然後,她咬牙看向他。

“我說錯了麼?”他突然笑了一聲,“我本來就是……”

“那你覺得你有哪一點做的像個父親?”

“是兩年前拋下我們,還是幾天前不管我們母子的死活隻想著救你心底裡的那個人?”

沈幸年的話說著,也笑了一聲,“現在你發現你心上的那個人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樣,後悔了是嗎?在這個時候,你終於想起我們了?”

“顧政,你的心太擁擠了,我們永遠排不到第一位,現在……我們也不想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