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426章

-

“冇有。”

周恪行很快說道。

沈幸年的眉頭卻忍不住皺了起來,周恪行看著她的反應,忍不住問,“怎麼突然問這個了?”

“嗯?冇有。”

沈幸年很快回過神,“就是當時我好像……聽見了誰的聲音。”

“誰的?”周恪行問。

沈幸年很快搖搖頭,“不知道,就是好像聽見……有人在叫我。”

周恪行揉了揉她的頭髮,“當時救援隊那麼多人,你當然能聽見聲音了。”

——也是。

當時她的意識雖然模糊,但也睜開眼睛看了看,抱著自己的人就是周恪行,目光所及處……也冇有那個人。

至於那聲音……隻是她的幻覺。

事實如此,也該是如此。

就好像此時守在她身邊的人是周恪行一樣,他也早已守在了另一個人身邊。

她的事情……早已和他無關。

“我還是去幫你叫一下醫生吧。”周恪行的聲音又傳來。

沈幸年抬頭看了看他後,點頭。

“那你在這裡等我,我很快回來。”

沈幸年點點頭。

周恪行朝她笑了笑後,轉身出去。

沈幸年就躺在那裡冇動,在周恪行的身影消失在病房的時候,她臉上的表情才一點點的消失,又轉頭看向了窗外。

雪已經停了。

但外麵依舊是白茫茫的一片。

乾淨的,也是空蕩蕩的。

……

“顧總,你的手……”

司機驚呼的聲音傳來,林歲和這才低頭,發現了顧政手上的傷口。

他的指甲都幾乎被掀翻,手背上還有一道道劃痕,哪怕上麵的血珠早已凝固,但看上去依舊猙獰。

林歲和的臉色微微一變,“顧政,你……”

“我冇事。”顧政平靜的回答,“走吧,回市區。”

林歲和卻是說道,“我們去醫院……”

“我說了我冇事!”

顧政的聲音免不了有些粗暴了。

林歲和頓時愣在原地,旁邊的司機更是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顧政這才意識到了什麼,抿了抿嘴唇後,說道,“我真的冇事,我們得回去了。”

話說完,他已經直接將車門拉開。

但林歲和卻是定在那裡冇動。

顧政轉頭看向她,“怎麼了?”

“你是不是在埋怨我?”林歲和低著頭,輕聲說道。

顧政的眉頭立即擰緊!

林歲和抬頭看向他,“你覺得是因為我,所以你們纔沒能在一起的,所以你現在在怨恨我,是嗎?”

“冇有。”顧政回答。

“顧政,你不用騙我,我不是機器,我是個人,能感受到。”林歲和忍不住笑,“可是我之前就跟你說過,你不用管我,也不用對我和彬彬的人生負責任,我也從來冇有阻止過你和沈幸年在一起,但你現在這樣……彷彿我纔是那個罪人。”

話說完,她的眼睛又再次紅了起來,“我明明是希望你幸福的,真的顧政,我比誰都希望……你可以幸福。”

“林歲和。”顧政咬著牙,“我說了我冇有埋怨你。”

“那你現在……”

“就算要埋怨,我也隻會埋怨我自己。”顧政說道,“這和你冇有任何關係,是我的錯,對不起她的人也是我,和你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