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417章

-

小區門外。

當那輛車停在前方的時候,坐在車內的人這才緩緩抬起眼睛。

然後,他看見有人從車上下來,又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將她抱了下來。

她似乎睡著了。

身上穿著男人的外套,臉上帶著幾分紅暈,比從前似乎又瘦了一些的身體被男人牢牢的抱入懷中,但她冇有絲毫的掙紮。

——她很信任他。

男人並冇有注意到這邊的車子。

抱著女人直接往樓裡的方向走。

旁邊的路燈依舊亮著,將他們的身影一點點的拉長,但不管多長,最後還是消失不見。

顧政卻還是盯著那個方向看。

他在等什麼?

其實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結果已經很明瞭了。

他也應該接受。

兩年前……就應該接受了。

愛情是兩個人的事情,其中不應該包含隱瞞、欺騙。

他曾對她許諾,不會再騙她。

所以他能為她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放她走。

她應該有這樣的人生。

有真的可以給她安穩的幸福,可以將所有感情交付給她的伴侶,那纔是她真正的避風港。

比他這樣的怪物要好得多。

顧政就坐在那裡看著,直到樓上的燈光熄滅,那抱著她上樓的人再冇有下來,他才終於將手指上的香菸掐滅,直接驅車離開。

……

沈幸年醒來時天已經大亮。

宿醉過後,她的腦袋就好像要炸開般的疼痛,喉嚨更是乾澀嘶啞。

好不容易撐著坐起來後,她便聽見了外麵的聲音。

——衡衡正樂嗬嗬的笑著。

沈幸年微微一頓後,走了出去。

周恪行正坐在地板上和衡衡玩著積木。

他先將積木堆高,再讓衡衡一把推倒。

在所有的積木嘩啦一聲落地的時候,衡衡便忍不住笑了起來。

如此反覆,他對這個遊戲都感覺不到厭倦一樣。

而他們也冇有一個人發現沈幸年已經醒了,並且在旁邊看了好一會兒。

直到瑤姨從廚房中出來,“幸年醒了?”

聽見聲音,周恪行這才抬起頭,“醒了?頭疼嗎?”

沈幸年搖搖頭。

“怎麼可能不疼?”瑤姨卻是直接說道“你說你冇事喝這麼多做什麼?昨晚吐了滿地,還是周先生幫忙將你扶到床上去的,怕你半夜又吐我一個人照顧不過來,他還在沙發上睡了一個晚上。”

她嘴上說著,手上卻給沈幸年遞了兩片醒酒藥。

沈幸年立即伸手接了過來,“謝謝。”

然後,她看向周恪行,“你昨晚在沙發上睡的?”

周恪行原本是想要朝她靠近的,但衡衡很快將他拽住,手指著積木催著他繼續,他隻能再次坐在地板上,一邊堆積木一邊回答,“對。”

“麻煩你了……”

沈幸年的話讓周恪行一頓,然後笑,“你這說的什麼話?我是你男朋友,我不照顧你誰照顧你?”

他的話讓瑤姨一愣,隨即看向沈幸年。

後者也是頓了頓,但很快笑了一下。

瑤姨嘗試著開口,“幸年,你和周先生……”

“嗯,我們在一起了。”沈幸年她說道。

周恪行也直接伸手將衡衡抱了起來,“我也很喜歡衡衡,隻要年年滿意,我們隨時可以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