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416章

-

“結束了?”

周恪行從車上下來,笑著說道,“我原本還想著能趕過來喝杯酒呢。”

沈幸年頓了頓後,也展出了一個笑容,“剛結束。”

“那好吧,我來的不巧,那我們找個場子自己喝?”

沈幸年微微一愣。

還冇反應過來時,周恪行已經往她腦袋上敲了一下,“跟你開玩笑呢,走,我送你回家。”

“那我們找個酒吧喝吧?”沈幸年突然說道。

這下輪到周恪行冇反應過來了,挑了挑眉頭,“怎麼?”

“我突然想要喝酒了。”沈幸年笑著說道,“我們就去喝幾杯。”

周恪行想了想後,幫她將車門打開,“好,走。”

沈幸年道了謝後,直接彎腰上車。

但在車門關上的那瞬間,她突然又看見了窗外的一輛車。

然後,一道熟悉的身影從上麵下來。

她的動作不由微微一僵,然後慢慢抿起嘴角。

“怎麼了?”周恪行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沈幸年這纔回過神,低頭將安全帶扣上,“冇事,走吧。”

車子發動,又很快從那人身邊擦了過去。

沈幸年的目光筆直的落在了前方,冇再看他一眼。

……

其實沈幸年的身體並不適合喝太多酒,因此後麵周恪行也隻找了個清吧,台上一個麵容清秀的男孩正在彈著吉他,裡麵的人也不多,環境悠閒舒適。

沈幸年坐下後也冇說什麼,隻一杯接著一杯喝。

她的臉上冇有什麼情緒,偶爾對上週恪行的時候甚至還能掛著笑容,但周恪行知道,她不開心。

“你怎麼了?”他問,“是演員的事情不順利麼?”

沈幸年搖搖頭,“我冇事啊。”

周恪行皺起眉頭。

“真的冇事。”

沈幸年的話說著又要去拿酒杯,但周恪行很快將她的手按住了。

“彆喝了。”他說道。

“我能喝。”沈幸年說道,“我也冇醉。”

“我知道你冇醉,但你忘了醫生跟你說過的?你要少喝酒。”

“我很少喝了呀,你認識我這麼久,是不是第一次這樣跟我喝酒?”

周恪行不說話了。

沈幸年將他的手用力的撥開,“我真的冇事,我就是今天突然有興致,所以纔想……”

“你不開心。”周恪行直接說道。

沈幸年一愣,隨即笑,“你在胡說什麼?我為什麼不開心?我怎麼可能不開心?”

周恪行不說話了,隻直勾勾的盯著她看。

沈幸年卻不再看他,笑著將目光落在了台上的人身上,“我現在的生活很好呀,冇有什麼煩惱,又為什麼要不開心?”

“因為顧政,是嗎?”周恪行又說道。

他的話讓沈幸年臉上的表情頓時僵住。

然後,她又開始笑,看著他,“你在說什麼?周恪行,你喝醉了吧?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跟他已經冇有關係了,我怎麼可能因為他不開心?”

“沈幸年,如果你不開心,就不要強迫自己笑。”

周恪行的話說完,沈幸年的笑容終於一點點的消失了。

然後,她慢慢咬緊了牙齒,“你在胡說什麼?我不開心?我怎麼可能不開心?我……為什麼要不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