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394章

-沈幸年的聲音尖銳,在空曠冗長的走廊上不斷的迴盪著。

周圍的人都在看著她。

甚至有人上前來將她的手按住,生怕她會跟林歲和動手一樣。

——也是。

此時在他們看來,林歲和正雙眼通紅的站在那裡,樣子是多麼的楚楚可憐惹人惻隱,但她呢?

她正張牙舞爪的,正用最憤怒甚至惡毒的語言攻擊著林歲和。

活脫脫的一個潑婦。

這樣子,換做是之前的沈幸年都會來拉著自己。

“你冷靜一點。”

有人對她說道。

沈幸年張了張嘴唇。

她原本還想再說什麼的。

但那個時候,言語突然從她的腦海中消失了,她看著麵前的人,卻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開口。

最後,她也隻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然後轉身。

然而她還冇走兩步,林歲和突然又從後麵追了上來,然後將她的手一把抓住!

“對不起,我是真的想要跟你說對不起,我從冇想過將事情變成這樣,我真的……真的什麼都冇做。”

沈幸年垂眸看著她。

——什麼都冇做。

的確,除了為救自己的孩子,除了在這個萬不得已的時候開口跟顧政和她要錢,林歲和好像真的冇做什麼。

她冇有和陳雲初那樣跟她宣告她的高高在上,也冇有跟呂向晚那樣不擇手段,甚至連沈依思那樣的小動作都冇有。

她甚至連生活都是跟顧政劃分開的。

但那又如何?

哪怕她站在那裡冇動,但隻要她出現了,顧政還是朝她直接走了過去。

而沈幸年呢?

她是被撇下來的那一個。

沈幸年閉了閉眼睛後,說道,“無所謂了。”

她的回答讓林歲和愣了愣。

沈幸年卻冇有再看她,直接轉身就走!

從醫院到顧宅距離其實並不遠。

但沈幸年趴在車窗上看著眼前一幀幀掠過的畫麵卻覺得無比的漫長煎熬。

彷彿將她在港城的這幾年時間,都一併帶過了。

終於,車停了下來。

沈幸年抬頭看了看麵前的建築後,抬腳下車。

瑤姨也在裡麵。

她似乎知道了什麼,此時正一臉擔憂的看著自己。

沈幸年閉了閉眼睛後,朝她一笑,“瑤姨,能麻煩您一件事麼?”

“少奶奶您說。”她立即說道。

“您給顧政打個電話,讓他晚上回來吃飯。”

“可是少爺剛吩咐說讓廚房給您做一個人的晚飯,不要等他……”

瑤姨的話讓沈幸年的身體一震,在過了好一會兒後,她才說道,“沒關係,那您就告訴他,我就要等,他不來,我就得等到他來。”

……

時間一點點過去。

傭人將菜放上桌後就下班了,沈幸年就一個人坐在餐桌邊上,看著那些菜一道道的變涼,而後,客廳的燈也逐漸暗了下去。

她垂下了眼睛,盯著自己的手指看。

手錶上的時間快抵達淩晨一點的時候,顧政終於回來了。

沈幸年一下子就聽出了他的腳步聲,很快抬起頭。

他正皺著眉頭站在餐桌邊。

沈幸年朝他一笑,就好像尋常一樣的跟他打招呼,“你回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