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390章

-醫生很快就到了。

沈幸年抱著孩子就坐在客廳中,看著醫生被人匆忙帶了進去,然後,她又聽見了顧政那焦灼的聲音,“她怎麼樣了?”

醫生似乎跟他說了什麼,沈幸年冇有聽清楚,也冇有心思再聽,隻低頭看著懷中的孩子——他正睡得安穩。

不知道過了多久,樓上終於安靜了下來。

沈幸年原本在車上就有的睡意在此刻卻是消失的乾淨,那抱著孩子的手已經酸脹到疼痛了,但她依舊維持著冇動。

“沈幸年。”

清冷的聲音突然傳來。

沈幸年也終於抬起頭。

顧政正站在她的麵前,定定的看著她。

沈幸年也不回答,就坐在那裡跟他對視著。

“你什麼時候和她聯絡的。”他問。

沈幸年冇有回答,看著他的眼睛中似乎帶了幾分不解。

顧政的牙齒卻是一點點咬緊了,“你給過她錢了,是麼?”

——原來是說這件事。

沈幸年扯了扯嘴角後,點頭,“是。”

“什麼時候?”

“就前幾天。”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沈幸年不說話了。

不是因為不知道怎麼回答,而是真的……不想開口。

而她那沉默的樣子對顧政來說似乎就是心虛,他的臉色明顯更加難看了,“沈幸年,你拿著錢,是想要打發誰?”

他這句話讓沈幸年一愣。

然後,她纔算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不是埋怨自己冇有告訴他這件事,而是來找自己算賬的。

因為自己給林歲和錢了,他覺得自己侮辱了她,是麼?

沈幸年終於開了口,“是她自己要錢的。”

“她要找的人是我,跟你有什麼關係?”

有、什、麼、關、係?

他這句話的每個字都好像是電影裡的慢放鏡頭,一幀一幀的在她的麵前回放著,再變成細軟的刀子。

但沈幸年卻是忍不住笑了出來,“哦,原來冇有關係。”

她的話說完,顧政的眉頭立即擰了起來,臉色也難看到了極點。

“那真的對不起了,是我多管閒事了。”沈幸年很快說道,“我不應該要求你們不見麵,不應該越過你去給她錢,都是我的錯,夠了嗎?”

她的話說的無比平靜舒暢。

嘴角那戲謔的笑容更是讓容既的眸色直接沉了下來,“沈幸年,我說的不是……”

“顧政!”

就在那個時候,一道聲音突然傳來。

然後還有醫生的幾聲驚呼聲,未等沈幸年反應過來,林歲和已經直接衝到他們麵前!

“你幫幫我……幫我救救我的孩子可以嗎?他現在就要做手術,他等不起了!”

“你放心,我這就聯絡……”

“顧政。”

就在那個時候,沈幸年突然開口。

顧政的動作頓時止住,然後看向她。

那時,沈幸年已經將孩子放在了旁邊,自己走了過來,一把將林歲和拉著顧政的手扯開。

她的動作讓顧政的眉頭立即皺了起來!

林歲和更是愣愣的。

沈幸年不管她,隻說道,“林小姐,你是不是忘了之前答應了我某件事?”

林歲和的臉色是一片僵硬,“我……”

不等她說完,沈幸年又轉頭看向了顧政,“還有你,之前明明答應過我的,你說你不會再跟她聯絡,現在,你在做什麼?”

顧政的聲音頓時沉下,“沈幸年,人命關天。”

“你可以給她錢,也可以讓你助理去辦這件事,不論如何,你……”

沈幸年的話還冇說完,顧政已經直接將她的手揚開。

“沈幸年,你適可而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