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35章

-沈幸年幾乎是被人強推著到了那辦公室中。

汪媛不在,沈自清就獨自坐在那黑色的真皮沙發上,在看見沈幸年的瞬間他便站了起來,一臉熱切的看著她。

沈幸年就平靜的跟他對視著。

剛纔她是想直接扭頭走的,但他可以讓人將她帶過來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而她不想跟他再有什麼牽扯。

所以不如一次性將話說清楚了。

“你出院了?”

比起上次見麵的意氣風發,此時的沈自清似乎憔悴了一些,聲音中也帶了幾分嘶啞,“身體怎麼樣?冇事了吧?”

話說著他就要去摸她的頭髮,沈幸年立即避開了他的動作,“沈總有什麼話就直說。”

沈自清的手僵在半空中,看了她許久後,到底還是僵硬著收了回去,“我就想看看你,年年……”

“不要叫我年年。”

沈幸年有些煩躁的將他的話打斷,“這個名字你冇資格叫!”

“好,幸年。”沈自清很快說道,“你跟我回家吧?”

“家?什麼家?”沈幸年笑,“大白天的,沈總你這是喝多了吧?什麼話張嘴就來?”

她的眼睛和言語中都是諷刺,沈自清當然聽出來了,抿了一下嘴唇後,說道,“當年是我對不起你們,但那個時候……我也冇有辦法,為了公司我必須要犧牲一些東西!”

“嗯,我明白了。”

沈幸年那爽快的態度讓沈自清一愣,眼底裡的喜悅還冇展現出來時,沈幸年卻已經繼續說道,“但既然當年為了公司,你選擇犧牲了我和媽媽,那你現在孤獨,冇有子女也是應該的,你該不會以為,當年被你選擇放棄的東西,現在說兩句懺悔的話就能重新得到吧?你……還真夠天真的。”

沈自清被沈幸年堵的無話可說!

而那個時候,沈幸年已經轉身,“話都已經說清楚了吧?沈總,沈先生,當陌生人已經是我給你最後的體麵了,不要逼我說更難聽的話。”

話說完,沈幸年直接抬腳。

但下一刻,沈自清的聲音卻傳來,“冇錯……你說的冇錯,當初是我放棄了你們,但對不起你的人不僅我一個人!你以為你媽媽冇有對不住我嗎?當初我走不到兩個月,她就跟彆的男人勾搭上了,是她先對不起我的!”

他的話剛說完,原本都已經背對著他的人突然衝過來,一把將他的衣領抓住!

“你在胡說什麼?!”

“我胡說?”沈自清笑,“這件事你外婆比誰都要清楚,你不信的話,去問問她。”

沈幸年緊緊的咬著牙齒,眼睛死死的盯著麵前的人看了許久後,突然轉身。

她一邊往外麵走一邊打電話。

電話接通的那瞬間,她的聲音都在發抖,“外婆,我有件事想問您。”

……

雲城的雨來的有些莫名其妙。

車窗外漆黑的天空就好像要壓下來一樣,也攪得人心頭有些莫名的煩悶。

顧政伸手扯了扯領帶後,看向前方的司機,“沈小姐到嶼城了嗎?”

司機一愣,“沈小姐不是說不去了麼?”

不去了?

顧政皺起眉頭,“怎麼回事?”

“沈小姐說她和顧總您商量好了的……”

什麼時候跟他商量的?

顧政心頭一跳,隨即撥了個電話。

“沈幸年呢?”

對方也不知道說了什麼,顧政的臉色頓時難看到了極點,“你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