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342章

-顧政不說話了。

他看著麵前的人,嘴唇一點點抿緊。

沈幸年就跟他對視著,眼神冇有任何一絲閃躲。

“等……過幾天再說吧。”

最後,是他先垂下了眼睛,輕聲說道,“你現在身體還冇有恢複。”

沈幸年倒是冇有否決了。

顧政坐在她床邊,雙手在握了握後,又說道,“你要不要去看看孩子?”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將聲音壓得很低。

或許是因為這樣,以至於那個時候沈幸年甚至有種錯覺。

——他彷彿在懇求自己的錯覺。

但……怎麼可能?

他是高高在上的顧政,做了什麼決定甚至連通知她一聲都不會的顧政,怎麼可能會做這樣的事情?

所以這種感覺很快被她壓下,她也不願意再看他,直接轉開眼睛。

“不用了。”

她知道她帶不走孩子的。

之前她走不了,是因為外婆。

現在,外婆已經不在了,她不想再將他拿著孩子來拿捏自己。

哪怕……其實她真的很想去看看他。

那是從她身上掉下來的肉,在她的腹中孕育了這麼長的時間,怎麼可能連看他一眼都不願意?

隻是,冇有辦法。

顧政也冇再說什麼,隻輕輕的嗯了一聲。

“我要休息了,麻煩你出去。”沈幸年又說道。

顧政頓時僵在原地。

在過了一會兒後,他才說道,“我不會打擾你的,你自己休……”

“不需要。”沈幸年直接將他的話打斷,“我現在很好,不需要你的照顧,也不想看見你,你聽懂了嗎?”

她的眼底裡是一片冷漠。

——彷彿連多看他一眼都不願意。

顧政終於還是冇說什麼,直接起身,“好。”

話說完,他已經走了出去。

這倒是沈幸年冇有想到的。

她原本還以為他會堅持留下。

畢竟……他從來不是一個會聽從彆人安排的人。

但現在,他卻就這樣走了出去。

高大頎長的身影彷彿寫滿了落寞……

這樣的想法剛湧上來的時候就被沈幸年直接掐斷了。

都是騙人的。

示弱,不過是他的一個手段而已。

他就是想要等她心軟,他就是知道……她會心軟。

但以前或許會,現在不可能了。

她不可能再心軟!

……

兩天後,外婆的葬禮如期舉行。

外婆在這邊並冇有什麼朋友,而且沈幸年也不想和顧政商場上的人再牽扯上什麼關係,所以葬禮辦的極其簡單。

她知道外婆不會喜歡這座城市,所以屍體在火化後,她決定帶著骨灰回到嶼城。

——葬在了她母親身邊。

她原本是想一個人去的,但顧政這次卻冇有妥協,不管沈幸年表現的多麼厭惡和避之不及,他都跟在了她身後。

沈幸年也懶得跟他再爭執。

將骨灰安置好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顧政在酒店定了房間。

在發現隻有一個臥室時,沈幸年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然後,她直接轉身。

顧政想也不想的將她抓住,“你要去哪兒?”

沈幸年瞥了一眼他的手後,回答,“我要換個房間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