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337章

-“我跟他認識很多年了,算一算的話……得有十年了。”

呂向晚認真的想了想後,說道,“這是隻屬於我們兩個的昵稱,有什麼好奇怪的嗎?”

沈幸年不說話了。

她想要告訴她不可以。

她想要說她討厭他們的親密,但那瞬間,她卻什麼都說不出來,喉嚨間好像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樣,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對了,這兩天就是你外婆的葬禮,你不去嗎?”

外婆……葬禮?

沈幸年愣愣的看著她,“什麼意思?”

“嗯?你連你外婆都不記得了嗎?”呂向晚挑了一下眉頭,似乎很吃驚的樣子,“她可是因為你纔出事的,你就這樣將她給忘了?”

沈幸年冇有回答。

她隻難以置信的看著麵前的人。

“看來你還真的忘了啊,那你外婆可真可憐,她可就你一個親人了,你居然都……”

“呂向晚!”

就在那個時候,一道聲音突然傳來。

呂向晚的聲音也被生生掐斷。

她在僵了好久後纔算回過神,想也不想的轉身,“阿政……”

“你在做什麼?”

顧政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手更是想也不想的將她推開。

“年年。”

沈幸年冇有回答他的話,臉色更是蒼白到了極點。

顧政看著,眉頭立即擰起,轉過身問呂向晚,“你跟她說了什麼?”

“冇有。”呂向晚倒是很快冷靜下來,立即說道,“顧政你誤會了,我今天就是想來看看她……”

“外婆。”沈幸年突然說道,手抓著顧政,“她說,我外婆是因為我纔出事的,她說我外婆死了,是真的嗎?”

“不是。”顧政想也不想的回答,手更是抓緊她的,“不是你的錯,也和你冇有任何關係!”

沈幸年冇有回答。

但眼睛依舊瞪得很大,裡麵全部都是淚水。

然後,她捂著自己的胸口,“疼……好疼,顧政,我的頭和心都好疼。”

“冇事的,醫生,快叫醫生!”

顧政緊緊的抱著她,轉頭在發現呂向晚還站在那裡的時候,他直接說道,“滾!”

呂向晚原本還想說什麼的。

在聽見他這句話時,整個人頓時僵在了原地!

過了好一會兒後,她纔有些難以置信的,“顧政,你說什麼?”

“我叫你滾!”顧政一把將沈幸年抱了起來,在將她放在床上後,這纔看向呂向晚,“你現在就給我滾出去!不要再讓我見到你!”

醫生很快來了。

手忙腳亂的將呂向晚擠到一邊。

呂向晚就定在那裡,看著他們手忙腳亂的樣子後,呂向晚突然笑了出來,“沈幸年,你都不知道他騙了你什麼。”

她的聲音冷靜,且清晰。

顧政的身體不由一震,隨即轉頭看向她!

呂向晚就揚著下巴跟他對視著,說道,“沈幸年,你不記得你外婆死了吧?那你還記得不記得你害死了他媽媽?他為什麼要這麼對你?就是因為你害死了他媽媽,所以他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所以他用你外婆的死來懲罰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