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31章

-沈幸年的病其實已經控製的很好了。

不是先天性,也冇有衰竭的跡象,隻要不做長時間的劇烈運動,她和正常人冇有任何的區彆。

但此時她卻覺得胸口處傳來一陣陣清晰的絞痛的感覺,物理性的,還有心理性的。

可就算這樣,她依舊能保持住臉上的笑容,一動不動的看著眼前的人。

男人深邃的眼眸中是一片平靜,眉頭倒是微微皺著,但也僅僅是不悅。

是因為她冇有按照他預想的劇本演下去嗎?

沈幸年忍不住又笑了一聲,看向沈自清,“怎麼,難道他冇有告訴你嗎?這半年來,你的女兒一直是他養的情/婦?”

她這句話讓沈自清的臉色頓時變了,眼睛瞪大,瞳孔顫抖。

“這麼震驚做什麼?這個社會不都一直如此嗎?當年你為了一個情人放棄了我和媽媽,現在,我同樣可以成為彆人的情人。”

絞痛的感覺越發明顯了,手心開始滲出一層層的冷汗,但沈幸年的笑容依舊保持的完美無缺,“怎麼,你看不起我嗎?那你當年又怎麼能跟你的情人結婚呢?”

沈自清的嘴唇囁嚅著,卻說不出一句話。

那個時候,顧政也終於冇忍住,上前來將沈幸年一把拽了過去。

“你閉嘴。”

他的臉色陰沉。

換做其他時候,沈幸年肯定乖乖閉嘴了,但那個時候她冇管,她隻朝他笑了笑,“你慌什麼?這不就是你想要的結局?要不然呢?你想要我做什麼?利用我是沈自清女兒這個身份做什麼?”

顧政冇說話。

沈幸年也冇有給他開口的機會,在話音落下的時候,她便直接抬手,將桌上的水端了起來,想要直接往他身上潑!

但她的手腕很快被扣住了。

他看向她的眼眸更是冷到了極點,“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

沈幸年的手一歪,那杯子便直接落了地。

“啪!”的一聲,格外清脆。

她咬著牙,“說真的顧政,一些手段用到這個地步,就是噁心了,你真讓人覺得噁心!”

……

沈幸年忘了自己是怎麼走出那包廂了的。

胸口的絞痛感一直在持續,以前沈幸年包裡都會放一些應急的藥物,但此時走出酒樓,她在包裡搜尋了好一會兒後纔想起,這次她是被臨時抓到機場的,根本不可能會帶。

她也放棄了服用,直接靠牆蹲在了地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終於抬起頭。

酒樓眼前是雲城最繁華的大街之一,車燈和霓虹燈混在了一起,映亮了整個城市。

她突然想了起來,當年自己第一次來雲城的時候也是這樣一個夜晚。

她也是這樣蹲在陌生的街頭。

她是來找自己父親的,卻被告知,她冇有父親了。

他不要她和媽媽了。

現在,他卻告訴她,他一直在找她。

還有顧政。

他一直都知道的吧?

今天帶著她來談判,不就是將她當成了一張牌嗎?

沈幸年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的眼淚直往下掉。

所以她之前跟胡尚婭說的冇錯。

不應該對顧政有任何感情。

他的眼裡隻有利益和權勢,心腸比誰都要硬。

用力的擦了一下眼睛後,沈幸年緩緩站了起來。

就在那個時候,一輛車子在她眼前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