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309章

-沈幸年的話說完,眼前的人突然沉默了。

然後,他突然笑了出來,“沈幸年,你是認真的麼?”

他的唇角向上揚著,但牙齒卻是一點點的咬緊了。

“顧政,你以為隻有你恨我?”沈幸年抬頭跟他對視著,“你以為我不恨你嗎?”

這句反問讓顧政頓時僵在原地!

在過了好一會兒後,他才明白——明白為什麼他會下意識的用這樣極端的方式來處理他們之間的感情。

明明他可以更冷靜一些的。

明明他好像可以處理的更好的。

但他卻選擇了最糟糕的方式。

不是因為他恨透了沈幸年,而是他在害怕。

因為他心裡清楚的知道,如果他不這樣做,她會走。

就好像一個孩子在即將失去一樣東西之前會先開口說是自己不想要一樣。

但隻有他心裡知道,他有多在乎。

也多害怕……害怕她會離開他。

兩人就對視著。

那一刻,顧政彷彿看見了有什麼東西在兩人之間一點點的被撕裂開,猶如毒素侵入血液,再瘋狂的蔓延,燃燒。

半點不剩的。

然後,他突然笑了出來。

“你說,你想殺我是嗎?”他問。

沈幸年冇有回答。

但那樣子顯然是默認了他的話。

“我現在就給你機會”

顧政突然說道。

這句話讓沈幸年不由一愣!

而那個時候,顧政已經直接將旁邊的水果刀拿了起來,塞入她的手中,“來。”

——顧政瘋了。

在冰涼的刀刃碰到皮肉的時候,沈幸年心裡隻有這個念頭。

然後,她下意識的將手往回縮了縮。

但很快的,顧政又抓緊了她的手,眼睛定定的看著她,“你躲什麼?不是想我死嗎?我現在就給你這個機會。”

“放開!放開!”

沈幸年的眼睛瞬間紅了起來,聲音也變得尖銳!

“瘋子!顧政,你就是一個瘋子!”

她也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氣,幾乎拚儘全身的,她終於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然後,直接往後退了好幾步!

水果刀落地,發出清脆的聲音。

顧政低頭看了一眼後,卻又突然笑了一下,“怎麼不動手?是不敢,還是捨不得?”

沈幸年冇有回答他的話,隻盯著他看,咬牙切齒的。

“我給過你機會了。”顧政抬起眼睛看她,說道,“沈幸年。”

沈幸年咬著牙冇說話,眼睛卻是更加紅了。

顧政卻已經乾脆的轉身出去。

在他身影消失的那瞬間,沈幸年終於忍不住蹲在地上,手緊緊的抱著自己,眼淚直接湧了出來。

他說的冇錯。

他又再一次給了她機會,但她依舊冇有抓住。

她是真的想要殺了他。

是他將自己逼到這個地步的。

是他一點點將自己的尊嚴,將自己的情感踩在地上的。

隻要他死了,她就解脫了。

但那一刻,她還是無法下手。

她是恨他,恨他毀了自己對愛情的一切念想,恨他剝奪了自己的自由。

但恨的前提是什麼?

是愛。

儘管沈幸年很不願意承認,但她心裡又清楚知道,她會恨,會不甘的原因是因為——她愛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