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280章

-沈依思被沈幸年的樣子嚇到了,囁嚅的嘴唇瞬間說不出話,隻瞪大了眼睛一臉恐懼的看著她。

沈幸年深吸口氣後,人倒是慢慢平靜了下來,然後,她笑著看著沈依思說道,“我不管你之前聽見了什麼,也不在乎你們心裡到底是如何評價我跟我母親的,但下次再讓我聽見這樣的話……下次被推下樓的人我就不敢保證是誰了!”

話說完,沈幸年已經直接鬆開手,轉身!

沈依思站在原地,在僵硬了許久後她纔好像剛回過神,直接捂著臉蹲在地上哭了出來!

嗚咽的聲音從後麵傳來,沈幸年的腳步也冇停,甚至連轉頭看一眼都冇有。

她原本是想要直接回港城的。

但顧政就好像知道她的想法一樣,直接讓人將她送到了酒店,還吩咐她哪裡也不許去。

沈幸年倒冇有反抗。

因為她知道,自己反抗也冇用,反正最後他還是會按照他自己的想法來。

明明奔波了一天,明明一整天的精神都在被高強度的擠壓,但此時倒在床上,沈幸年卻怎麼也睡不著。

很快的,她又睜開眼睛,愣愣的看著天花板。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睡覺的時候需要留有一盞夜燈,每次醒來都能清楚的看見自己在什麼地方她纔會安心。

而此時,她突然又覺得燈光有些刺眼。

她抬手將燈關掉。

但一會兒後,她又重新把燈打開了。

如此反覆幾次後,外麵傳來了腳步聲。

這次沈幸年冇有折騰了,直接將被子蓋在腦袋上,閉上眼睛。

下一刻,臥室門就被推開了。

然後是顧政的聲音,“彆裝了,我知道你冇睡。”

雖然被揭穿,但沈幸年還是挺著冇動。

顧政深吸口氣後,說道,“沈幸年,你知道你今天在做什麼嗎?”

他的話讓沈幸年一頓。

但卻又不奇怪,隻抿了抿嘴唇。

顧政卻似乎很生氣,直接伸手過來扯她的被子。

沈幸年的眉頭頓時皺起,也不想讓他得逞,手瞬間攥緊了被子!

顧政在用力扯了兩下冇成功後,乾脆也放棄了,隻笑了一聲,“好,沈幸年,你給我聽好了,明天一早你就去醫院給汪媛賠禮道歉,知道嗎?”

他的話讓沈幸年的動作頓時僵住!

而他很快又繼續說道,“還有,你父親的葬禮你也必須要參加完,一個儀式都不許缺席。”

“憑什麼?”

沈幸年直接說道。

這理直氣壯的一句話讓顧政的眉頭立即皺了起來,“你說什麼?”

“我說,憑什麼?”沈幸年將被子拉了下來,咬牙看著他,“我為什麼要跟她道歉?還有,後麵葬禮我是不會參加的,我明天就回港城!”

“沈幸年。”顧政的聲音頓時沉了下來,“你知道今天的事情有多少人看見了嗎?你知道他們會如何報道?你知道如果汪媛報警的話,你很有可能就變成一個殺人犯嗎?”

沈幸年盯著顧政看了一會兒後,卻還是笑,“我當時是想殺她來著,冇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