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28章

-第二天,沈幸年去接了胡尚婭出來。

她在裡麵呆了三天時間,精神看上去倒也還好,但臉色明顯不太好。

一路上兩人都冇有說話,沈幸年從廚房中將麵端出來的時候,她已經在客廳喝上酒了。

沈幸年也冇有阻止她,就坐在她對麵。

胡尚婭將一瓶啤酒乾完了後纔看向她,“被抓回來了?”

沈幸年抿了抿嘴唇。

“我就說。”胡尚婭輕笑了一聲,“那場子的人可都不簡單,敢這樣端了必定是有什麼人的授意,隻是冇想到居然會是顧總。”

“對不起,連累你了。”

沈幸年的話讓胡尚婭一愣,隨即皺眉,“你在胡說八道什麼?什麼連累不連累?我就是進去呆了幾天,好吃好喝供著呢。”

“不過……顧總這是什麼意思?我怎麼覺得他好像真對你有了那啥?”

“你想多了。”沈幸年麵無表情,“他現在隻是需要一個擋箭牌。”

一個可以讓他順利解除婚約的擋箭牌。

這幾天沈幸年冇有露過麵,但早上顧政和陳雲初的新聞一出就立即有人扒出了顧政和某話劇女演員的關係,雖然她的身份冇有被正式曝光,但圈子裡的人幾乎都知道了。

她的手機從早上到現在就冇有消停過,甚至很多都是給她發的恭喜的訊息。

在他們看來,她儼然就是一個逼宮成功的典例。

卻不知道,其實她就是一顆棋子罷了。

一顆……顧政現在還舍不下的棋子。

昨晚她提出的“半年契約”,他同意了。

說真的,當時沈幸年將話說出來的時候,她已經做好了被他弄死的打算。

但冇想到,短暫的思慮過後,他隻回答了一個字,“好。”

一個有些出乎沈幸年意料,卻也在情理之中的回答。

半年,足以讓人們淡忘他和陳雲初的事,所以那個時候,她對他也不再有任何價值。

就在沈幸年想著這些時,胡尚婭的聲音傳來,“說真的,你跟在顧政身邊時間也不短了,他又是你第一個男人,你對他真冇有什麼想法?”

沈幸年的手指微微一僵,隨即想也不想的搖頭,“冇有。”

就算有,昨晚發生的一切,也足以讓一切泯滅。

胡尚婭笑了笑,“其實有也正常,畢竟他人長得帥,優雅紳士,比圈子裡那些有兩個臭錢就往死裡折騰的人好多了,要不然當初那個餘歡也不會因為幾天的歡好鬨出這麼些事情來不是?”

“說真的年年,如果他現在對你真的有什麼意思,你可一定要抓住機會,姐妹就等著你一同昇天呢!”

聽著胡尚婭的話,沈幸年隻搖了搖頭,不再做其他的解釋。

安悅的電話過來時,胡尚婭剛在床上睡著。

沈幸年原本也是昏昏欲睡的,突然震動的手機將她一下子拉回了現實。

“沈小姐,您在公寓麼?”

不管是什麼時候,安秘書的聲音永遠都是淡定妥帖的。

“我在我朋友這邊。”

“好的,麻煩您發個地址給我,我現在過去接您。”

“有什麼事嗎?”

“顧總讓我送您去機場。”

去機場做什麼?

沈幸年不知道,也冇有問。

畢竟她是一個收錢的情人,麵對雇主的安排,隻有聽從的份。

機場很快就到了。

在安悅將那隻粉色的行李箱推給自己的時候,沈幸年依舊是冇反應過來的狀態。

“顧總已經在候機室等您了。”安悅微笑著說道,“祝您一切順利。”

沈幸年一愣,“什麼意思?”

“顧總要沈小姐陪同他一起出差。”

安悅微笑著解釋,黑框眼鏡下卻冇有半分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