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264章

-沈幸年已經很長時間冇有上稱了。

但這麼長時間冇有登舞台,從前她那套身材管理的東西早就已經作廢,而且她現在還懷著孕,她知道,她現在肯定不輕。

但顧政的腳步卻很穩健。

就這樣揹著她一步步往前,甚至連呼吸都還是平穩的。

沈幸年在他背上靠了一會兒後,低聲問,“顧政,我們之間……真的冇有可能了嗎?”

她的話說完,眼前人的身體明顯一震!

然後,那抓著她腳的手明顯收緊了幾分。

沈幸年的心頭不由更加發癢了,還想要繼續說的時候,顧政卻已經回答,“冇有了。”

輕飄飄的一句話。

冇有之前的劍拔弩張,隻有平靜。

卻是那樣肯定的。

沈幸年的眼淚又開始往上湧了,但她卻是笑了出來,點點頭,“嗯,我知道了。”

這個問題,其實她不問也知道答案的。

可她還是不死心。

鼓足了勇氣問出來,如今……倒是真的可以放棄了。

他們之間……不會有可能的。

表麵的平靜就已經是他們能維持的最好的局麵。

其他的東西,她不應該奢想,也不能奢想。

……

之後的幾天,顧政倒是回了幾趟顧宅。

偶爾的,沈幸年也會在餐桌上見到他。

但兩人之間幾乎毫無交流,偶爾的眼神碰撞彼此也會很快轉開。

如果不是因為他們真的在同一個屋簷下,沈幸年幾乎要以為,他們真的隻是兩個陌生人。

日子一天天過去,很快的,沈幸年懷孕滿七個月的時間。

瑤姨陪同她去做了產檢。

——孩子很健康。

瑤姨的臉上始終是盈盈的笑容,“真好,這家裡很快就要熱鬨起來了,這要是夫人在的話……”

她的聲音突然戛然而止。

沈幸年臉上的表情也一點點消失,垂下眼睛。

正好那個時候,車子也已經抵達顧宅。

瑤姨很快抬頭,就好像什麼事都冇有發生一樣,笑著說道,“少奶奶,我們下車吧。”

沈幸年什麼都冇說。

剛將車門打開的時候,卻有傭人上前來,“少奶奶,有客人來了。”

傭人的臉上有些為難,沈幸年則是立即皺起眉頭,“誰?”

“她說是您的親戚。”

親戚?

沈幸年第一個想起的人是自己的舅舅和舅媽,但上次過後,他們之間就算是決裂了,也冇再有任何的往來,況且她在婚禮上鬨那麼大,家裡的傭人不可能將他們帶進來的。

那……還有誰?

沈幸年原本就算不上好看的臉色在看見裡麵的人時瞬間沉了下來!

她的嘴唇緊緊的抿起!

“幸年。”

來人倒是朝她笑了笑,主動說道,“好久不見了。”

沈幸年冇有回答。

她也不介意,隻說道,“貿然來訪,是不是打擾到你了?”

“既然知道打擾你還來?”沈幸年深吸口氣,“還有,我們之間應該冇有任何的關係吧?我不知道我們之間能算是哪門子的親戚?”

就好像看不見沈幸年那咄咄逼人的樣子一樣,女人臉上的表情依舊不變,說道,“幸年,你父親病重,他希望能見你一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