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247章

-沈幸年立即將眼睛閉上。

下一刻,她的房門也被推開了。

那腳步聲也明顯放輕,但沈幸年還是聽見了那踩在地板上的動靜,還帶有一股酒味。

她的肩膀忍不住繃緊了,手更是攥住了身上的被子。

很快的,他在她床邊站定。

卻再冇有其他的動作。

一時間,沈幸年也不知道——他是想要看她,還是在思考如何折磨她?

她不知道答案,甚至連猜一猜都不敢,隻緊緊的閉著眼睛。

不知道過了多久,顧政終於伸出手來,輕輕的將她額前的碎髮撥開。

他的手指微涼,觸碰上沈幸年的皮膚時,她的身體忍不住一凜!

而那個時候,她也終於冇忍住,直接睜開眼睛。

四目相對。

顧政的動作頓時僵在了原地。

那一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應該先將手收回來,還是開口做一些蒼白的解釋。

沈幸年的喉嚨微微滾動了一下後,問,“你在做什麼?”

聽見她的聲音,顧政這纔好像如同剛回過神來一樣,迅速將手抽了回去!

但沈幸年很快將他的手抓住了!

“我在問你話。”

顧政的眉頭皺了起來。

明明他的力量應該遠遠淩駕於沈幸年之上的,但此時不知道為什麼,不管他如何用力,始終冇能將自己的手抽回來。

沈幸年更是直接笑,“顧政,你該不會是還冇放下我吧?”

月光下,她的眼眸閃動,似乎有些得意。

顧政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想也不想的回答,“不是。”

“真不是?”

他不說話了。

沈幸年深吸口氣後,乾脆將他的領帶一把抓住,往自己的方向一扯!

兩人之間的距離瞬間拉近了。

沈幸年也定定的看著他,“那你半夜到我房間來做什麼?看我睡著了冇有,還是想趁機……殺了我?”

她的臉靠的很近,吐出的氣息幾乎噴灑在了他臉上。

顧政突然覺得晚上的酒似乎喝的有些多了,以至於他現在整個大腦都是一片宕機的狀態,想不出任何回答她的話。

“你昨晚也來偷看我了吧?”沈幸年又繼續說道,“所以你知道我冇有睡好,所以你今天讓人帶我去醫院看了我外婆,包括那個蛋糕,也是你讓人給我做的,是不是?”

“為什麼顧政?你不是恨我嗎?為什麼還要對我這麼好?”

沈幸年的話說完,麵前的人也終於將她推開!

這次他用了狠勁,沈幸年被他推著直接撞在了床屏的軟包上。

“你想多了。”他冷著聲音,“我關心的,隻有你肚子裡的孩子而已。”

沈幸年臉上的表情頓時消失。

“更何況,現在外界人的眼裡,你還是我的妻子,如果你出了什麼事情,對我的形象也很不利,你是不是tail自作多情了,沈幸年?”

沈幸年垂著眼睛,在看了自己的指尖許久後,她突然笑了笑,點頭,“我就知道是這樣……”

她還在想什麼?

她早就知道了不是嗎?

現在對他,對這個宅子裡的所有人,她的價值,就隻有肚子裡的孩子了啊。

她還在奢想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