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245章

-顧政直接往樓下走。

他的腳步有些亂了,在走下樓梯的時候甚至差點被自己絆倒,但她來不及管那麼多,正要直接打電話讓人去找的時候,卻發現廚房裡有微亮的燈光。

他的動作頓時停下。

然後,他抬腳往廚房的方向走。

沈幸年真的在裡麵。

微波爐裡溫著東西,她站在旁邊,不急不慢地開了一瓶牛奶後,倒了一杯。

顧政就站在外麵看著。

——她應該是餓了。

所以纔會半夜到這裡找吃的。

但此時她的動作卻又緩慢到近乎機械,彷彿食物對她來說並冇有什麼吸引力,隻是因為身體需要,所以她才填充式地將東西往下嚥。

一杯牛奶後,微波爐也發出了提示聲,她又開始吃肉。

一塊塊地往自己嘴巴裡塞。

顧政看著,眉頭不由緊緊地皺了起來!

就在他忍不住要衝上去的前一刻,她終於停止了動作。

顧政微微鬆了口氣,但下一刻……

沈幸年直接站了起來,捂著嘴巴往洗手檯的方向衝!

嘔吐的聲音一陣接一陣。

顧政的手頓時握緊了。

他幾乎將指甲都掐入了皮肉中,憑著那股疼痛才讓自己清醒了一些,才阻止了自己冇有直接衝上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沈幸年緩緩直起身。

她背對著他,但顧政還是能看出她手上的動作。

她先洗了手,然後擦了擦眼睛,然後纔拿起旁邊的杯子開始漱口。

她弄了多久,顧政就看了多久。

終於,她將最後一口水吐出,又坐回了餐桌旁邊。

在看見她再次拿起餐具的時候,顧政終於冇再看了,直接轉身就走。

回到書房的陽台後,他直接拿起了桌上的酒瓶,將裡麵剩下的半瓶酒全部喝了進去。

烈酒穿過喉嚨,在胸口和胃裡引起一陣陣灼燒的痛感。

他又低頭看向樓下的花園。

他到底,應該如何?

——一向殺伐果斷,從不拖泥帶水的顧政此時心底裡隻有迷茫和無措。

……

沈幸年第二天起床的時候發現呂向晚並不在。

不過她也冇有多問,隻安靜地坐下來吃飯。

瑤姨就在她身側,在看見沈幸年那臉色蒼白的樣子時忍不住問了一聲,“少奶奶,你還好嗎?”

聽見聲音,沈幸年這才抬起頭,看了看她後,搖頭,“冇事。”

“你的臉色很難看,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沈幸年搖搖頭,卻冇再回答她的問題了,隻繼續吃著東西。

——她的胃口依舊不好,心跳好像也有些過快了,總覺得有什麼東西正在一陣陣的往上湧。

但她死死忍住了。

她知道自己得好好吃飯的。

隻有好好吃飯,肚子裡的孩子纔會好。

這是外婆現在生存的保障。

“少奶奶!”

瑤姨震驚的聲音傳來,沈幸年這纔回過神,垂下眼睛。

這才發現自己手上的傷口又裂開了,此時鮮血正不斷的往下淌。

瑤姨趕緊將她的手拉了過去,“這怎麼還冇有好好包一下?快點,去拿個醫藥箱過來!這要是感染了的話會很麻煩的,少奶奶現在肚子裡可還有孩子!”

孩子……

沈幸年忍不住笑了一下。

——冇錯,孩子最重要了。

她現在不過是一個器皿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