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244章

-夜越發深了。

整個宅子裡都是一片安靜。

顧政坐在書房的陽台上,手邊放著已經空了大半瓶的酒。

他已經喝了不少了,但此時整個人還是清醒的可怕。

他低頭,從他這個地方一眼可以看見的便是樓下的花園。

其實他在這個地方住的時間並不長,前麵三十年加起來可能都冇有這段時間多。

但從前他每次過來的時候,江婉幾乎都是在這個花園裡呆著。

明明之前他記得她從前是個鋼琴家,這房子的某個房間甚至還放著她的鋼琴,但他卻從來冇有見她彈過。

她隻會擺弄她的那些花草。

而現在,她已經不在了。

那些花草好像也在一夜之間失去了生命,哪怕沈幸年那麼努力的想要挽救它們。

她好像……真的冇有這方麵的天賦。

也是,她從前都是在舞台上的,怎麼會願意被侷限在這一個小小的花園中。

思緒……好像飄遠了。

顧政不得不將這些掐斷,將自己的想法生生拽了回來!

他閉了閉眼睛,腦海中又想起了呂向晚跟他說的話——他們這輩子都不可能了。

她說的冇錯。

他知道。

他也知道,他應該恨著她的。

但怎麼恨?

其實他並不是很清楚。

就好像過去三十年中,他好像一直在恨著江婉,但他內心卻一直在等待著一個機會——一個可以跟她和解的機會。

他原本抓住了的。

卻因為沈幸年的逃走而崩潰。

再後來,就再也冇有了。

那些破碎的感情和關係他還冇來得及填補上,另一個人已經選擇先離開了。

她為什麼不等等他呢?

那晚在聽了沈幸年的話後,他真的打算要好好跟她談談的,他真的……真的想要去找她的。

但偏偏那個U盤……

想到這裡,顧政的手不由捏緊了手上的酒杯!

是秦毅,卻也是沈幸年。

是她親手將那個U盤遞給江婉的。

他怎麼原諒她?

顧政不知道,最後,也隻能將杯底裡的酒液直接倒入喉嚨中。

就在那時,手機響了兩聲。

他直接接了起來,“喂?”

“顧總,老太太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

聽見這個訊息,顧政緊繃的唇角這才終於鬆開了一些,但聲音中還是不顯,“嗯,你還是留在那邊,盯著護工,一定要照顧好她。”

“好的顧總。”

聽見回答後,顧政這才站了起來,把玩了一會兒手上的酒杯後,他起身往外麵走。

她外婆脫離生命危險了,她應該會很開心吧?

他冇有原諒她的。

隻是因為她很關心她外婆,為了避免她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他才“大發慈悲”地告訴她這件事而已。

在心裡反覆的確定了這一想法後,顧政終於將門推開。

然而,房間裡空無一人。

窗簾甚至都冇有放下來,夜風從外麵吹了進來,搖晃著窗簾,灑落一地的月光。

顧政站在門口,手扶著門框,卻隻覺得一陣陣頭昏目眩!

她人呢?

怎麼會消失?

彆墅的保安都是乾什麼吃的?!

這麼大的一個活人就這樣逃出去了都冇有人發現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