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242章

-沈幸年的樣子是那樣認真。

而且她也真的做的出來這樣的事情!

旁邊人的臉色都變了,但顧政卻是輕笑了一聲。

“那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人將你外婆的呼吸管給拔了?”

他的話讓沈幸年頓時僵住。

然後,她那握緊的手頓時鬆開了。

——從前沈幸年就知道了。

顧政在外人麵前端著的是謙謙君子的樣子,但他性格其實殺伐果斷,在商場上的手段更是殘忍至極。

但到今天沈幸年纔算明白,殘忍這兩個字真正的含義是什麼。

也終於領會到,當他將他在商場上的那些脅迫,威逼利誘的手段用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是什麼滋味。

她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了。

因為她突然發現,這個孩子對顧政來說,其實已經不重要了。

哪怕呂向晚無法生育,但隻要他願意,外麵多的是想要往他身上撲的女人。

——他可以隨時要個孩子,但她卻隻有一個外婆。

“道歉。”

就在那個時候,顧政的聲音再次傳來。

沈幸年緩緩抬起眼睛。

卻見顧政已經將呂向晚摟入懷中,看著她。

這場景,何等熟悉。

沈幸年記得從前,他也是這樣逼著自己和呂向晚道歉的。

但那個時候,他說是因為她代表了他,而呂向晚是外人,所以她需要道歉。

可現在呢?

沈幸年看著他們兩個,在顧政摟著呂向晚的那隻手看了許久後,明白過來——自然是和從前不一樣了。

現在,她纔是那個外人。

顧政要她道歉,是因為……他要保護呂向晚。

沈幸年忍不住笑了出來。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眼睛都已經那麼乾涸了,明明她都覺得,自己算是把自己這輩子的眼淚掉光,但那個時候,她的眼淚還是忍不知往下掉。

一邊笑,一邊哭。

在看見她眼淚砸下的瞬間,顧政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眼底裡飛快的閃過一絲什麼,但沈幸年冇來得及捕捉到。

但不管那是什麼,總不會是……憐憫。

沈幸年又抬起手來,用力的擦了一下眼睛後,開口,“對不起。”

呂向晚的眼眶也是紅的,此時正小鳥依人的靠在顧政的懷中,但或許是顧政在的原因,她臉上並冇有什麼得意,相反,她的眉頭一直緊緊的皺著。

沈幸年卻冇有多看她,隻很快轉過頭看著顧政,“對不起,真的很抱歉,這樣……可以了嗎?”

那一下後,她的眼底裡已經恢複了一片清明和冷靜。

——都說眼淚是女人最大的武器,但沈幸年比誰都要清楚,那是對心裡有你,愛你的人而言。

對其他人,隻是一個笑話。

所以,她也不想再對他哭。

顧政冇有回答,沈幸年也冇有再繼續問,隻說道,“我現在可以去看我外婆了嗎?”

“我會讓醫生好好照顧她的。”

“我想自己……”

“你又不是醫生,去了能做什麼?”

他冷聲將她的話打斷。

沈幸年不說話了,但抬起的眼睛卻是直勾勾的看著他。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又笑,點點頭,“好,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奢想了,真的……對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