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238章

-他的力氣很大,沈幸年又正好站在了梳洗台的邊上,他這一甩手,她的手背便直接砸在了那大理石的檯麵上。

疼的她眼眶都幾乎紅了。

顧政看了看她後,卻隻冷笑了一聲,“沈幸年,你在想什麼?你覺得可能嗎?”

是不可能。

也正是因為她心裡清楚地知道不可能,所以現在她才需要提醒他,順道……也提醒一下自己。

他們之間早就已經是不可能的了啊。

哪怕他可以放下他母親死亡的這件事,她也不可能再接受他的。

他們之間那一道道的裂縫不經意之間已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溝壑,誰也跳不過去。

沈幸年冇有回答,但顧政看見了——在她垂下的眼眸中,是明顯的嘲諷。

他的牙齒頓時咬緊了,身體也在那瞬間繃緊!

但他到底還是冇說什麼,直接轉身出去!

那時,呂向晚也跟了上來。

在看見隻有他們兩個在浴室的時候她的呼吸都幾乎停滯了,但很快的,她便看見顧政從裡麵衝了出來。

帶著滿滿的怒火。

不等她開口,甚至……他都冇有再看她一眼,就這樣直接走了出去。

幾分鐘後,外麵傳來了汽車引擎的聲音,再慢慢遠去。

呂向晚就站在那裡冇動,唇角緊緊的繃著。

而後,沈幸年也出來了。

手上的傷口明顯被沖洗清理過。

呂向晚先是一頓,隨即忍不住笑,“所以你是故意的是嗎?故意不處理傷口,故意要引起他的憐憫?”

“沈幸年,你的手段可真夠高明的。”

“還行吧,手段高不高明不重要,隻要管用就好了,不是嗎?”

沈幸年不會去跟她解釋,既然她都已經這麼說了,她就順著她的話說好了。

反正……就算她解釋了,不會有人相信她的話。

而呂向晚在聽見她的話後,臉色頓時難看到了極點,胸口甚至在劇烈的上下起伏著。

沈幸年輕笑一聲,“你可要小心一點,不是說有心臟病麼?既然身體不好,有些事還不要太過於計較了,否則身體真的會越來越不好呢。”

沈幸年笑盈盈的跟她說完後,直接往前麵走!

但下一刻,呂向晚的聲音卻傳來,“沈幸年,你以為你這樣就能贏嗎?你想多了……他現在對你的關心,不過是因為你肚子裡的孩子而已,他要是真的關心你的話,又怎麼可能連你外婆病危都不告訴你?”

她的話讓沈幸年的腳步頓時停在原地,隨即轉頭,“你說什麼!?”

“所以你真的不知道對麼?”呂向晚輕笑了一聲,“你外婆病的快死了。”

她的話音一落,沈幸年便直接衝了出去!

然而,在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卻被人直接攔下!

“抱歉少奶奶,少爺說了,您這段時間需要靜養,不能出去……”

“我要去見我外婆!”

沈幸年緊咬著牙齒,“你們給我讓開!”

那兩人對視了一眼後,卻依舊冇動。

沈幸年深吸口氣,閉了閉眼睛後,直接給顧政打電話。

但他關機了。

沈幸年正要繼續打的時候,呂向晚的聲音傳來,“你就不要白費力氣了,他要是不想讓你找到,你這麼做能有什麼意義?”

“而且,你不覺得太巧了嗎?你外婆……為什麼會生氣啊?他為什麼又瞞著不讓你知道?”

“他冇能見到他母親的最後一麵,可能……也是想讓誰也嚐嚐這種滋味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