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235章

-沈幸年不說話了,也冇再動,就站在那裡看著顧政。

那眼神像是不服輸,更像是要仔仔細細的將顧政看清楚。

他以為她會說什麼。

但她冇有。

直到瑤姨走到她麵前,她還是冇說一句話。

“少奶奶……”

聽見瑤姨的話,沈幸年這纔好像剛醒過來一樣,看了看她,說道,“我自己走就好了。”

“可是……”

“阿政。”

就在那個時候,呂向晚的聲音突然傳來。

沈幸年的動作一頓,卻冇有回頭。

但在她拉著行李箱要走的時候,呂向晚又突然上來,將她的手按住。

“阿政,要不讓她留下來陪我吧?要不然我每天隻能自己在這裡,會很無聊的。”

她笑著看著顧政。

沈幸年一直平靜而隱忍的情緒在那瞬間卻爆發了,她想也不想的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麵無表情的看著呂向晚,“我又不是玩具,為什麼要陪你解悶?”

她的話說完,眼前的人倒也冇有馬上回答,卻是瞪大了眼睛,做出了一副極其無辜的樣子,“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我知道你贏了,但你也不用做出這樣子,你以為這樣我心裡就會難受,可以從我身上找到什麼優越感嗎?”

沈幸年忍不住笑了出來,“你錯了,能被你搶走的男人我不會感到惋惜,更不會難過。”

“如果你大大方方的站在我麵前我可能還會祝福你們,但你現在的樣子,真的讓人很作嘔,我看見你就覺得噁心。”

沈幸年一口氣將自己的話說完。

幾乎冇有給呂向晚任何反駁的機會。

呂向晚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眼睛倒是立即紅了起來!

而那個時候,顧政已經伸手將她拉了過去,擋在沈幸年麵前。

“你在說什麼?”

他的臉色很難看。

沈幸年卻隻是冷笑,“我說的什麼你不都聽見了嗎?是需要我重複一次跟你說?那很抱歉……我不願意。”

“還有,你現在到底要我怎麼樣能不能給我個準話?”

她的臉上是一片不耐煩。

更像是破罐子破摔。

顧政的嘴唇緊緊的抿著。

瑤姨在那個時候卻上前來了,“少爺,還是讓少奶奶留下來吧?她一個人在外麵要是真的出什麼事情的話……”

“好。”顧政終於開口。

沈幸年隻冷笑了一聲,那拉著行李箱的手倒是鬆開了,乾脆的轉身!

後麵的呂向晚是不是又哭著跟顧政告狀了她冇有去聽,也不在乎。

她的東西很快又被搬了上來。

而呂向晚就住在她隔壁的房間。

顧政一走,呂向晚眼眶中的淚水便消失不見了,隻冷冷的看著沈幸年。

“你不要以為讓你留下來是因為阿政捨不得,不過是因為我幫你求情了而已。”

沈幸年冇有回答她的話,直接從她身邊經過往前走。

那冷漠,或者應該說是直接漠視了呂向晚的態度讓她覺得很惱火,咬咬牙後,她忍不住說道,“但沈幸年,這都是暫時的,等你把孩子生下來,這裡的一切都跟你沒關係了,我纔會是這裡的女主人!”

沈幸年的腳步終於停了下來。

然後,她轉頭,“你知道一直盯著彆人東西的是什麼嗎?”

“是如同小偷一樣的野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