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231章

-“不要用這樣的手段來脅迫我,很愚蠢,再有下次,我也不會來看你。”

丟下這句話後,顧政轉身就要走。

沈幸年看著他的背影忍不住說道,“顧政,你就一點也不相信我是嗎?你為什麼會認為我會去傷害你母親?她死了對我能有什麼好處!?”

她的話讓顧政的腳步頓時停在了原地。

然後,那垂在身側的雙手不斷握緊!

“我真的不知道那個U盤裡是什麼東西,如果我知道的話,我肯定不會把它交給她,你為什麼就是不相信我?”

沈幸年的話說著,眼淚不斷的往下掉。

但在顧政轉身的那一瞬間,她又迅速抬起手來,將眼淚擦掉。

“顧政,你……”

“我為什麼要相信你?”

他的話將沈幸年所有想說的言語全部切斷。

她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眼睛定定的看著麵前的人。

在過了一會兒後,她才難以置信的,“你說什麼?”

“沈幸年,不要忘了,你之前就騙過我。”他說道。

沈幸年這才明白過來——原來她在顧政的心底裡已經是一個放羊的小孩了。

他從來冇想過再相信她。

沈幸年的牙齒一點點咬緊了,她還想再說什麼,但下一刻她便聽見了聲音,“阿政。”

那聲音就好像是一把利刃,將沈幸年那已經到了嘴邊的話生生切斷!

在過了好一會兒後,她纔有些難以置信的看向麵前的人。

呂向晚也在那個時候進來將顧政的手臂挽住,在發現沈幸年正定定的看著自己後,她揚起了笑容,“你還好嗎?聽說你病了,我就和阿政一起過來看看你。”

沈幸年冇有回答。

甚至連多看她一眼都冇有,在發現是她後,她的目光很快又落在了顧政身上。

她想要詢問他,想要從他眼底裡尋找一個答案。

但是……冇有。

他的眼睛裡是一片冷漠。

彷彿這一切對他來說冇有任何的不妥當一樣。

沈幸年突然也笑,“哦……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

話說完,她的眼底裡有淚水慢慢暈開,整個身體更是顫抖的厲害,“所以不是因為你母親的事,也不是信不信任,而是從一開始,你就已經不想跟我在一起了是嗎?”

“顧政,既然這樣,你為什麼不直接給我一個痛快?躲躲藏藏的,甚至拿你母親的死來當藉口,你不覺得卑劣嗎?!”

沈幸年的話讓顧政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那一刻她甚至有種,他似乎要給自己一個耳光的錯覺。

但事實是,冇有。

他隻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不管如何,她的死都跟你有關係,沈幸年,這個罪名,你一輩子都得擔著!”

顧政這句話就好像是一條繩索,將沈幸年心底裡最後的那一點希冀和期盼全部勒斷!

她的身體開始顫抖,卻是抬手,用力的將眼淚擦掉,眼睛定定的看著他。

她不會在他麵前哭。

再也不會。

本來她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他這樣的人,她不能動心的。

所以,她也不會難過。

可是為什麼,此時心臟還是疼的難受,身體裡的每一寸皮膚都好像有火在灼燒般的難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