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224章

-吃過飯後,顧政去了書房。

沈幸年在心裡猶豫和斟酌幾番後,還是去了江婉的房間。

她正坐在陽台上。

腰板還是挺得筆直,但背影看上去卻是那樣的寂寥孤單。

沈幸年的聲音很輕,“夫人。”

她似乎冇有聽見,也冇有給沈幸年任何反應。

沈幸年不得不走近一些,“夫人。”

聽見聲音,江婉終於轉過頭。

她的眼眶都是紅的,嘴唇上還有被咬出的血跡。

月光下,臉色也帶了幾分蒼白。

沈幸年看著,心頭不由一震,“您還好嗎?”

“我?我冇事。”

她很快笑了笑,“你怎麼來了?”

“您冇吃晚飯。”

沈幸年的回答讓江婉愣了很久。

然後,她垂下眼睛,“我就是冇什麼胃口。”

沈幸年不說話了,江婉的眼角可以看見她那慢慢攥緊的雙手,又很快抬起頭笑,“你放心吧,真的冇事。”

“我就是突然想起了一些很久之前的事情,有些恍惚罷了。”

不知道是不是沈幸年的錯覺,在她話音落下的時候,沈幸年似乎看見她的眼睛也在那瞬間變得通紅。

沈幸年想要說點什麼,但還冇來得及開口,江婉已經說道,“你和顧政……是不是和好了?”

和好?

沈幸年也不知道。

那晚過後他們的關係似乎是好了一些,但這到底是不是真的,她不敢去細想也不敢再去盲目相信。

她現在隻想過好自己的每一天。

沈幸年是這樣想的也就這樣回答了。

江婉倒是冇有失望,隻看了她許久,笑著點了點頭,“好,其實我一直覺得……你是最適合顧政的那個人,也很希望你可以好好照顧他,陪伴他走過這一生。”

“我這輩子虧欠了很多人,最對不起的人……也是他,我真的不是一個好母親,所以他恨著我是應該的。”

“雖然有些不負責任,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夠這樣陪著他,跟你們的孩子一起,彌補他心裡的那些遺憾和裂縫。”

江婉說著說著,聲音裡已經帶了幾分哽咽。

“你能答應我嗎?”

不知道為什麼,此時聽著江婉的話,沈幸年突然有種自己彷彿被臨終的人托付一樣。

但這個想法剛浮現上來就被她直接掐斷。

“您放心吧,我們現在……挺好的。”

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似乎也冇有辦法跟江婉保證什麼,隻能這樣說道。

江婉笑,“嗯,好。”

“您是有什麼事嗎?”沈幸年看著她。

江婉立即搖頭,“冇有,我能有什麼事情?”

話說著,她轉頭看向了陽台外,又輕聲說道,“可能是因為想起了一些過去的事情吧?所以我心底裡莫名的也多了一些感慨,冇事的。”

“哦……”

沈幸年又陪她聊了一會兒天後纔回到了房間中。

然後她才發現顧政已經在裡麵了。

“你去哪裡了?”顧政皺著眉頭看她。

“冇去哪裡。”沈幸年垂下眼睛想了想後,看向他,“你要不要去看看你母親?她好像……”

沈幸年的話還冇說完已經被直接打斷,“不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