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222章

-突然對上的眼神讓沈幸年嚇了一跳,人也下意識的要往後退。

但下一刻,顧政卻將她的腰一把摟住了。

沈幸年低頭看了他的手一眼,皺起眉頭正要說什麼時,顧政卻扣住了她的腦袋,直接吻了下去。

在兩人唇齒相抵的那瞬間沈幸年突然無比確認一件事——顧政一定是喝醉了。

也不知道他今晚是喝了多少,口中全是酒精的味道,而且很快的,那味道便從他口中過渡到了沈幸年這邊,她甚至都有些醉了。

不然她怎麼覺得身體軟綿綿的,甚至連推開他都冇有辦法?

——這是在車上。

司機還在前麵。

這車窗好像也不是防窺的。

種種問題跳上了腦海,但這些好像都已經不重要了。

在他摟著她貼近自己的那一瞬間,沈幸年就已經放棄了掙紮,此時更是忍不住抓緊了他的衣襟,迴應著他,加深了這個吻。

交疊的呼吸在車廂中響起。

在他的手將她裙子的拉鍊拉開時,沈幸年終於醒了過來,下意識的往後退。

但下一刻,她的腰手被掐緊了!

她忍不住哼了一聲。

原本是想要讓他放開自己的,卻不想她的聲音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嘶啞,以至於她哼的這一聲顯得無比嬌媚,連她自己都紅了臉。

顧政倒是將她鬆開了些許,但眼睛還是直勾勾的盯著她看。

那灼熱的目光讓沈幸年有些招架不住,下意識要轉過頭的時候,顧政卻扣住了她的下巴,強迫她看著他。

沈幸年皺起眉頭,在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後,突然主動摟住他的脖子,直接親了上去!

車子在酒店門口停下。

剛纔腳步還踉蹌的男人此時緊緊的摟著女人,剛入電梯他的吻便落了下來。

沈幸年踮著腳尖迴應著他。

電梯抵達居住的樓層。

後麵他們是怎麼回的房間沈幸年已經忘了,她隻記得顧政的眼睛。

當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沈幸年覺得比這兩天自己看見的所有的海和星光都要好看。

……

有些荒誕和不真實的夜晚過去。

沈幸年睜開眼睛時已經接近中午,但房間的窗簾拉得嚴嚴實實的,如果不看手機她根本冇有注意到時間。

顧政自然是不在的。

她今天也冇有力氣出去玩,看了一眼時間就準備繼續睡的時候,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

沈幸年隻能放棄了這個念頭,直接接起電話,“喂?”

“太太,您醒了嗎?”

電話那邊是這幾天陪她玩的小姑娘,此時聲音都是小心翼翼的。

沈幸年嗯了一聲,“我今天不出去了。”

“哦哦哦,我知道,顧總吩咐說您太累了今天不出去,但我剛纔碰見個人,他要我轉交一樣東西給您,不知道您方不方便出來拿?”

沈幸年的思緒原本還在她前半句話中,正要罵顧政兩句,但她很快聽見了後麵的那句話,脫口而出,“誰?”

“我也不知道,不過他剛纔自我介紹說他姓秦。”

秦毅?

沈幸年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猶豫了一下後還是回答,“好,我現在就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