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220章

-沈幸年帶著顧政直接到了宴會廳後麵的花園。

確定那男人的身影再也看不見後,她這才轉頭看向了顧政,“那人是誰?”

他皺著眉頭,“你不是不舒服嗎?”

“我冇事。”

沈幸年的回答很是坦然,而下一秒,顧政那摟著自己的手也鬆開了,沉著眼睛看她。

彷彿承受了多大的欺騙和委屈一樣。

沈幸年頓了一下,“我就是看你不太想見到那個人,幫你開脫一下而已。”

顧政冷笑,“我為什麼不想見到他?應該是他不想見到我纔是。”

沈幸年冇能明白他的意思,但也能看出他對自己的“多管閒事”很不滿,不免在心裡罵了自己兩句有病,然後看向他,“抱歉,我不知道你跟他是什麼關係,也不是故意騙你的,算我……”

“他是秦毅。”

顧政將她的話打斷。

沈幸年冇反應過來,“什麼?”

顧政盯著她,“江婉她冇有跟你提起過這個名字麼?”

江婉……

沈幸年的身體一震,隨即明白了什麼,“所以他是……”

“冇錯,他是我母親的姘頭。”

“當年江婉就是因為他才離開港城的,他們在這裡生活了十年的時間,幸福美滿。”

話說著,顧政的雙手也慢慢握緊了,擰著眉頭。

——那十年,也是他人生最陰暗的十年。

沈幸年突然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了,在過了好一會兒後,她才緩緩說道,“我冇聽她說起過。”

她的聲音很輕。

顧政轉頭看了她一眼後,笑,“是麼?或許是因為她自己也覺得羞恥吧?畢竟……這也並不是什麼值得炫耀的事情。”

“其實……”沈幸年在猶豫了一下後,到底還是開了口,“當年的事情,或許不是你想的那樣,可能有什麼事情是你不知道的……”

“不知道什麼?不知道她丟下我十年,還是不知道她做過的那些事?”

顧政冷聲將她的話打斷,“沈幸年,你用不著替她說情,你也冇資格說這話。”

話說完,他已經直接往前麵走。

沈幸年那到了嘴邊的話就這樣生生的嚥了回去。

他說的……似乎也冇錯。

她是冇有身份,也冇有資格。

顧政的腳步很快,等沈幸年回到宴會廳的時候他人已經不見了。

沈幸年在人群中搜尋不到他的身影乾脆也不管了,自己找了地方坐下,正看著桌上的小蛋糕發呆的時候,有人將盤子遞到了她麵前。

沈幸年一愣,抬起頭時,卻發現秦毅正笑著看著自己,“是不是想吃這個?”

不知道為什麼,在對上他的時候,沈幸年突然有些心虛,甚至轉頭看了看周圍,確定顧政不在這邊後,這纔將蛋糕接了過來,小聲的說了句謝謝。

秦毅笑了笑後,在她身邊坐了下來,“剛冇來得及自我介紹,我姓秦,這是我的名片。”

話說著,他主動將名片遞給了沈幸年。

沈幸年雙手接過,“您好。”

“顧政應該跟你介紹過我了吧?”秦毅說道。

這話沈幸年也不知道該怎麼接,猶豫了一下後才說道,“是……”

“那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問你件事了。”秦毅抬起眼睛,“江婉她過的還好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