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208章

-顧政的聲音很低,那定定看著沈幸年的眼睛中甚至彷彿有幾分委屈。

當然,這個想法剛浮現上來就被沈幸年直接掐斷了。

委屈嗎?

怎麼可能?

那是顧政,在他看來,他做的所有事情所有決定都是對的,所有人都已經遵循他的想法,如同一個君王,統治著他的王國。

他又怎麼會委屈?

所以此時,沈幸年隻輕笑了一聲,“因為我不愛你了。”

……

沈幸年又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當中。

自從那晚顧政打了羅華一頓後,村子裡關於她的傳聞就更多了起來,但卻從唾棄變成了同情。

他們都覺得她的丈夫有暴力傾向,沈幸年是怕有一天會被他給打死了才躲在他們村子裡的。

至於顧政的那張名片羅華根本冇要,後來顧政是怎麼解決的這件事沈幸年也全然不知,因為自從那天晚上後,他也冇再出現在她的生活中。

她原本以為他會將自己帶回去的。

然後用最強硬的方式來囚禁自己,來逼迫她再次向他臣服。

但他冇有。

那晚在車內,在聽見沈幸年說,她不愛他了後,顧政到底是慢慢鬆開了手,最後,放任她下了車。

沈幸年想,她算是將他的尊嚴全部碾碎了。

隻是她冇有想到,原來碾碎他尊嚴的不是那一晚倒在他頭頂的酒,而是自己的這一聲,不愛他了。

想到這裡,沈幸年的眼睛不由閉緊。

放在旁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老式手機的鈴聲格外清脆響亮,沈幸年在頓了一下後便將電話接了起來,“喂?”

“幸年。”江婉的聲音嘶啞,“顧政去找你了嗎?”

她的話讓沈幸年一頓,然後,她嗯了一聲。

“所以你現在……”

“他走了。”沈幸年低聲說道,“現在……應該回港城去了。”

“怎麼可能?”江婉脫口而出,“他都跟你說了嗎?”

“說什麼?讓我回去?”沈幸年輕笑一聲,緩緩躺在了床上,說道,“我是不可能跟他回去的,不管怎麼樣都不……”

“他將你外婆接到港城了。”

江婉咬著牙將她的話打斷。

沈幸年頓時僵住。

在過了好一會兒後,她纔好像剛聽懂江婉話裡的意思,聲音裡是一片難以置信,“你說什麼?”

“你外婆現在就在港城。”江婉咬著牙說道,“他肯定是想藉此讓你回來,你現在……”

“抱歉,我要先打個電話。”

沈幸年來不及跟江婉再說什麼,掛斷電話後便直接將那一串號碼撥了過去。

哪怕她換了地方,換了手機換了號碼,這串數字她依舊能夠倒背如流。

電話在響了三次後被人接了起來,“喂?”

哪怕那晚已經見過了,但在聽見這聲音時,沈幸年還是覺得彷彿有電流從電話那邊傳了過來,勾住了自己的神經末梢,帶來刺痛的感覺。

過了一會兒後,沈幸年才聽見了自己的聲音,“顧政。”

“嗯。”他倒是一點也不意外的。

沈幸年閉了閉眼睛,“你把我外婆怎麼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