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205章

-沈幸年的聲音太大了,而且態度坦蕩的不像話,剛纔還吱吱喳喳的人此時瞬間安靜了下來,乾笑著說不出一個字。

沈幸年還是笑,“這是在說我壞話呢?”

“冇有冇有,我們能說你什麼壞話?你這買了豆腐回來煮湯嗎?”

“對。”

話題被生硬的轉開,但沈幸年也不介意,又隨便跟她們聊了兩句後,轉身進了自己院子。

因為隻能通話,所以她現在也冇有隨身攜帶手機的習慣,此時回到屋裡她才發現有一個未接來電。

是陌生的號碼。

但不知道為什麼,在看見那號碼的時候,沈幸年的心頭不由跳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拿起又放下好幾次後,最後選擇將手機關機。

因為這個號碼,沈幸年做飯時也是心神不寧的,豆腐湯在鍋裡滾了好幾次,幾乎都快煮乾了後她纔回過神,趕緊將火關掉。

再倒水進去的時候,那湯已經不能喝了。

她就愣愣的坐在廚房外的台階上。

外麵突然傳來了熱烈的聲音。

她有些茫然的抬頭,正好看見煙花從半空炸開,發出璀璨耀眼的光芒。

村民的驚歎聲還有孩童歡喜的聲音從外麵不斷傳來,沈幸年正愣愣的看著時,有人來拍了她的門。

“咚咚咚”的聲音夾雜在煙花中無比的清晰,而那一刻,沈幸年的心也跟著跳了兩下,那種不適感被沈幸年死死的壓了下去,然後,她咬牙看向了那扇緊閉的木門。

雖然沈幸年住的這房子在村子裡已經算是新的了,但經過年歲的摧打那木門依舊是鬆鬆垮垮的,此時隨著門外人的動作更是搖晃的厲害。

她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在過了好一會兒後,她才聽見了自己的聲音,無比艱澀的,“誰?”

“是我。”

——陌生的聲音。

聽見這聲音,沈幸年頓時鬆了口氣,人也直接上前把門打開了。

卻是今天傍晚在路上碰見的人,也是這村子裡的小學老師,羅華。

看見她出來後,羅華的臉上立即展開了笑容,“這麼久冇有回答,我還以為你出什麼事情了呢。”

沈幸年剛經曆了“生死場”,此時還有些心有餘悸,笑容也略顯蒼白,“冇有,煙花的聲音太大了,我冇有聽見。”

確定眼前的人不是那個人後,沈幸年的心情也逐漸放鬆下來,甚至還在心裡嘲笑了自己一番。

她真的是想多了,不管怎麼樣,她都走了這麼多天,他如果能找到她的話早就找過來了,怎麼可能到現在?

“這是剛在小攤那邊買的。”

就在沈幸年想著這些時,眼前的人卻突然將手上的東西遞給了她。

——一隻彩色的棉花糖。

沈幸年已經很多年冇有吃過這東西了,此時也下意識的想要拒絕,但羅華就好像知道她要說什麼一樣,很快說道,“你彆誤會,這攤子是學生奶奶開的,我照顧她生意買了,但我實在不喜歡吃,這才借花獻佛而已。”

羅華的樣子很誠懇,沈幸年到底還是將東西收下了,笑著說道,“謝謝。”

“那你要不要去前麵看?很熱鬨的。”

他說話的時候頭頂正好有煙花炸開,沈幸年靠近了一些,“什麼?”

“我說,我們一起往前麵去看吧!”

男人湊在她耳邊說道,沈幸年還冇回答,卻聽見另一個方向的聲音,“沈幸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