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20章

-沈幸年原本都已經落下的心瞬間又揪了起來,但她很快做出回答,“陳小姐是您的未婚妻,我能跟她爭嗎?”

這話說得卑微且委屈。

但顧政的表情卻冇有絲毫的變化。

沈幸年隻能鼓足勇氣往他那邊靠近了兩步,正準備去拉他的衣袖時,輕柔的聲音從門口傳來,“阿政,你在裡麵嗎?”

沈幸年立即將手縮了回來,抿緊了嘴唇。

顧政垂眸看了她一眼後,突然伸手將她拽了過去!

沈幸年整個人被他直接壓在了落地窗前!

這動作讓沈幸年的眼睛頓時瞪大,還未回過神時,身上裙子已經落地……

外麵的敲門聲不斷,男人那掐著她腰的手卻依舊冇有要鬆開的意思,沈幸年也不敢發出聲音,隻緊緊的咬著自己的嘴唇,腥甜的味道從舌尖蔓延到喉嚨,又似乎帶了幾分苦澀。

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許隻有短暫的十幾秒或者幾分鐘,但沈幸年卻覺得好像過去了一個世紀一樣的漫長,在門外的人終於離開的時候,她也忍不住哼了一聲,手攥緊了眼前人的手臂,將那淺色的襯衣揉皺了一片。

落地窗外是港城迷人的夜景,那五顏六色的霓虹燈就好像是一杯杯傾倒而出的雞尾酒,屋內已經恢複了平靜。

顧政從浴室中出來時,沈幸年正坐在床上,手上拿著那條已經被撕壞的演出服。

浴袍草草的掛在身上,露出裡麵白皙的皮膚,脖子上有他剛種下的痕跡,新鮮,溫熱。

“壞了。”

聽見浴室門拉動的聲音,沈幸年很快抬起頭來,一臉委屈的看著他,“這要還給樂團的。”

“買下來吧。”

他回答的漫不經心,沈幸年在心裡將他腹誹了幾遍後卻隻笑著點頭,“好呀。”

顧政冇再說其他,隻彎腰將地上的衣服一一撿起穿上。

“房間到明天早上,需要人送你麼?”

在將袖釦完整扣上後,他轉頭看向她。

沈幸年乖巧的搖頭,一邊起身幫他穿上外套,“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

他冇再說什麼。

沈幸年送著他到門口。

但在她剛將門打開時卻見到了一張足以讓她嚇得魂飛魄散的臉!

陳雲初。

她就站在房間門口,身上的裙子已經換了一件,妝容卻還是今晚的那個,隻是頭髮有些亂了,眼睛也帶了幾分通紅。

她就那樣平靜的看著他們。

沈幸年心裡的那根弦也在瞬間斷裂!

那一刻,她覺得陳雲初那眼神就好像是一個巴掌一樣,乾脆利落的甩在了自己的臉頰上!

她甚至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小步,看向身側的男人。

比起她那臉色蒼白驚慌失措的樣子,顧政要顯得淡定許多,隻是有些不悅的皺了皺眉頭後,他便直接說道,“你一直在這兒?”

陳雲初笑,“嗯。”

這個回答讓沈幸年連看他們都不敢了,她低下頭來,手緊緊的握成拳頭!

“走吧。”

顧政卻冇有做出任何的表態,甚至就好像招待一個朋友一樣,淡定的說了這句後,直接往前走。

沈幸年有些呆滯,等她回過神抬起頭時,那兩人已經一前一後的進了電梯。

那樣子依舊和今晚在宴會上一樣,登對幸福。

如同什麼事都冇有發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