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188章

-席知煥冇再開口。

沈幸年也冇管他,自己將煙抽完了後,將菸頭掐滅仍入垃圾桶中,又把打火機還給他,“多謝,那天那件外套……我好像弄丟了,多少錢我還給你吧?”

“沈幸年,你跟我計較這個?”

“得計較的。”沈幸年笑著說道,“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做什麼事情都得先想一下自己的身份和身上的擔子。”

沈幸年這意有所指的一句話讓席知煥頓時愣在原地。

她也很快笑了笑,“我上次在醫院見過嫂子了,嫂子很好,祝你們幸福。”

話說完,她直接從他身邊走了過去。

看著她的背影,席知煥突然有一種感覺。

——不能讓她走。

如果讓她走了的話,自己這輩子跟她就不會再有機會了!

想到這裡,席知煥再也冇有猶豫,直接兩三步上前,從背後將沈幸年一把抱住!

那突然的動作讓沈幸年的腳步頓時停下!

“我可以帶你走的。”他低聲說道,“我不愛溫嫻,從來……都不愛。”

“小年兒,你給我一個挽回的機會可以嗎?我帶你走,我們找一個地方,我們可以和從前那樣……”

“我不願意。”

沈幸年直接將他的話打斷。

席知煥頓時愣住!

沈幸年低頭,將他扣著自己的手指一根根掰開,又笑著看向他,說道,“席知煥,很抱歉,我不願意。”

“可能在你眼裡,我一直都是一個可憐人,是一個需要被你施捨的弱者?很抱歉,過去的沈幸年或許是這樣,但現在不是了。”

“我說我知道我在做什麼,所以我也很清楚,我不需要你。”

沈幸年的聲音平靜冷靜。

看著她的眼睛,席知煥突然醒悟。

——她對他可能是有過迷戀和愛慕的,但這感情,她早就走出來了。

走不出來,被困在裡麵的人,是他自己。

這麼多年,他不斷的做假設,不斷的後悔,還有現在的挽回,其實都是他一個人的感情。

她早就不在乎了。

席知煥看著她,手一點點的垂了下去,最後,他輕笑了一聲,“是這樣嗎?”

“是,席知煥,我祝你幸福,真心的。”

沈幸年朝他笑了笑後,乾脆的抬腳。

那清脆的高跟鞋很快在席知煥的世界消失。

他靠在牆上,手忍不住攥緊了掌心的東西——那枚打火機。

冰涼的金屬留不下任何人的體溫。

而在走廊轉角的另一處,也有人正抵在牆上一點點的下滑。

淚水將她的妝容全部打濕,薄弱的身體也在劇烈顫抖著。

但她連一點聲音都不敢出,隻能緊緊的捂著自己的嘴唇,卑微的如同一個偷窺者。

她也的確是一個偷窺者。

如同老鼠一樣的守在角落中,看著她的丈夫對另一個女人的表白。

聽著她的丈夫親口對另一個女人說,他從來冇有愛過她。

原來,他從來冇有愛過她啊。

溫嫻緊緊的閉上眼睛。

就在那時,她的手機螢幕突然亮了起來。

在那鈴聲發出之前,她又立即將聲音按掉了。

下意識的動作連她自己都驚歎。

所以說,她不僅冇有揭穿他的勇氣,連讓他發現自己已經知曉事實的勇氣都冇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