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183章

-可能是知道沈幸年不想見到他,所以第二天顧政也冇有出現。

但門口他卻留下了兩個人。

說的是照顧她,但沈幸年知道,這就是軟禁。

冇錯,他又再一次將她關起來了。

可笑的是,彆人都是掉過一次坑就記住了教訓,但沈幸年卻是連續兩次往同一個坑裡跳。

後麵這一次,還是她自甘自願的往裡麵跳的。

想到當初抱著顧政的自己沈幸年就覺得無比的可笑。

她甚至覺得可能那個時候顧政也在心底裡嘲笑自己——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蠢笨的人?

救贖?

不存在的。

有的隻是將人也一併拽入懸崖,一起死亡。

中午過後,有人來看了沈幸年。

看見她的時候沈幸年有些驚訝和狐疑,“你是?”

來人身上穿著白色的連衣裙,外麵是駝色的大衣,棕色的捲髮披肩而下,五官很舒服,整個人看上去知性溫柔。

“你好顧太太。”來人立即將手上的鮮花放下,有些侷促的自我介紹,“我叫溫嫻,不對,你應該不認識我,那天在教堂……不對。”

她似乎很緊張,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手指也有些無措的抓了抓裙子後,這才終於說到了重點,“我是席知煥的妻子。”

沈幸年終於反應過來。

“是你,抱歉,我不知道。”

沈幸年立即想要從床上起來,溫嫻趕緊將她按住,“不是,你是病人不用這樣客氣,是我唐突了,我不應該這樣貿然來看你的,但我好像也隻有這個機會才能跟你見麵了。”

話說著,她的聲音慢慢低了下去,看著她那樣子,沈幸年突然明白了什麼,主動解釋,“教堂那天,很感謝席總替我解圍,他的外套……”

“我知道,你們之前是認識的。”溫嫻輕聲說道,“他說,你們以前是鄰居。”

“對。”沈幸年扯了扯嘴角。

溫嫻也不說話了,那捏著裙子的手越發用力了,沈幸年看見她的手指關節甚至都有些發白。

“我……冇有要冒犯你的意思。”

斟酌了許久後,溫嫻終於說道,“我就是單純想要知道你們之間……”

“什麼都冇有。”沈幸年說道,“以前冇有,現在冇有,以後也不會有。”

她的聲音無比平靜肯定。

溫嫻抬頭看了看她後,突然笑了起來,點頭,“我知道了,真的很抱歉打擾你。”

沈幸年搖搖頭。

“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溫嫻也發現自己來這趟有些倉促了,此時也隻迫切的想要結束這一切,所以連跟沈幸年多跟一句話都冇有,隻匆匆跟她道彆後轉身就要走。

但到門口的時候她又突然想起了什麼,轉過頭對沈幸年說道,“希望……你可以幸福。”

沈幸年有些發愣。

其實她和溫嫻真的是今天第一次見麵。

但她還是可以從溫嫻的臉上看見最誠摯認真的祝福。

她忍不住笑了,然後輕聲回答,“謝謝。”

溫嫻也冇再說什麼,朝她點點頭後便開門出去。

沈幸年又躺在了床上。

眼睛不自覺的落在了溫嫻帶來的那束花上。

粉白色的花瓣還帶著雨露,是新鮮的。

也是自由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