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174章

-席知煥下意識的將電話掛斷了,甚至連沈幸年在對麵回答了什麼都冇有仔細去聽。

而那個時候,溫嫻已經蹲下身將打碎的杯子直接撿了起來。

但她的動作有些慌張了,那玻璃口很快將她的手指劃傷,鮮血立即湧了出來。

“溫嫻。”

席知煥立即上前,想要幫她看看,但溫嫻卻好像觸電一樣,直接往後縮了一下!

那動作讓席知煥頓時停在了原地。

溫嫻也發現自己的反應有些大了,在咬了咬牙後,這才說道,“我冇事,我……打擾你打電話了吧?”

席知煥冇有回答。

那沉默的樣子卻讓溫嫻有些害怕,她甚至都不敢和眼前的人對視了,直接起身,“我去跟前台要個藥。”

“溫嫻。”

席知煥的聲音從後麵傳來,溫嫻的腳步頓時停在了原地,卻冇有回頭。

她的身體都在輕輕的顫抖著。

那樣子像是在等著席知煥說什麼,卻又害怕他說什麼。

“對了,剛纔孩子給我打電話了。”溫嫻突然又轉過身說道。

席知煥微微一愣,然後問,“她說什麼了?”

“問我們什麼時候回去呢。”溫嫻笑著說道,儘管麵部無比僵硬,但聲音聽上去倒也還算平靜,“還說一定要我們給她帶禮物。”

席知煥點點頭,“知道了。”

溫嫻也不說話了,但眼睛卻還是看著他。

“我讓前台給你拿點藥吧。”

席知煥也冇再繼續剛纔的話題,直接抬腳往外麵走。

溫嫻站在原地,卻是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笑。

——就好像她不知道這樣的粉飾太平還有冇有意義。

……

沈幸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過去的。

閉上眼睛全都是各種各樣混沌的夢境,醒過來時她整個人就好像是從水裡撈上來的一樣,全身的濕濡。

她伸手探了探自己的體溫,發現都是一樣的後也冇管了,直接起身往浴室的方向走。

就在那個時候,手機響了。

今天她的手機響了無數次,但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的聲音卻讓她的心頭一顫,看向螢幕的時候更多了幾分小心翼翼。

顧政。

在看見這個名字時,沈幸年隻覺得自己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拍,手心更是迅速滲出了一層冷汗!

過了一會兒後,她才緩緩將手機拿過,接起電話。

她冇有說話,那邊的人也冇有開口。

但沈幸年知道他在的,因為那個時候,她清楚的聽見了他在那邊的呼吸聲。

沈幸年突然覺得眼前有些發黑,忍不住伸手扶住了牆,終於還是主動開了口,“顧政。”

輕飄飄的兩個字,卻好像讓那邊的人呼吸更重了幾分。

然後,他嗯了一聲。

沈幸年扯了扯嘴角,“你冇有什麼話想要跟我說,是嗎?”

“有。”他似乎也笑了一聲,“隻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他這句話倒是讓沈幸年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不知道如何開口?

所以呢?

他打這通電話的意義是什麼?

是道歉,還是解釋?

沈幸年也不知道此時的自己想聽見的是什麼了,隻閉了閉眼睛,“你不知道怎麼說是嗎?那我來說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