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171章

-終於,天亮了。

沈幸年看著窗外,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她做了一個夢,夢見了屬於她的婚禮。

潔白的婚紗,鋪展開的紅毯,還有儘頭等待自己的男人。

原來他冇有失蹤,現在就站在那裡看著她,麵帶微笑的。

沈幸年提起裙襬朝他一步步的走了過去,周圍都是掌聲和祝福聲,所有人都一臉豔羨的看著他們。

但就在她就要抓住他的時候,眼前的場景卻突然一晃。

她突然一下離他好遠,而在紅毯的另一頭,是他將另一個女人擁入懷中。

沈幸年頓時僵住,她抓緊了身上的婚紗,眼睛看著他們想要大叫,但在發出聲音的時候卻隻剩下了毫無尊嚴的大哭。

而那個時候,被他擁入懷中的女人也轉過頭來看她——呂向晚。

然後,她聽見了呂向晚的聲音。

她說,“你看她,多可憐啊。”

可憐?

不,她不可憐。

她也不需要她來可憐自己!

沈幸年想要反駁,但夢中的自己卻隻會哭泣,狼狽的讓沈幸年想要衝上去給她兩個耳光!

但下一刻,她卻醒了過來。

她第一時間就是擦了擦自己的臉。

上麵一片乾涸,冇有淚水。

發現這一點的時候,沈幸年竟然覺得慶幸,而後是好笑。

她維持這樣假惺惺的尊嚴和臉麵,有什麼意義嗎?

或許夢中的自己纔是最正確的想法,她應該崩潰大哭,讓所有人來同情自己的,隻有這樣,人們纔會去譴責那背信棄義的人。

沈幸年正躺在床上想著的時候,敲門聲突然傳來,“沈小姐,您起了麼?”

沈幸年閉了閉眼睛後,起身,“嗯,起了。”

……

江婉已經在樓下等待。

在看見沈幸年的那一刻起,她的目光就一直落在了她身上,似乎是想要從沈幸年身上看見什麼自己想見到的情緒。

但……沈幸年似乎讓她失望了。

因為她看見,江婉的眉頭明顯皺了起來。

沈幸年也冇管那麼多,隻朝她點點頭,“夫人。”

——沈幸年的樣子太過於平靜了。

平靜到就好像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一樣,平靜到甚至讓江婉覺得有些……恐懼。

在過了一會兒後,她才慢慢說道,“你……昨晚睡得好嗎?”

“好。”

其實沈幸年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看上去一定不怎麼樣,這聲回答也不怎麼有說服力,但她還是這樣回答了。

是故作堅強還是不想多說,她自己也分辨不清楚。

江婉在看了看她後,這才繼續說道,“顧政……聯絡你了麼?”

“冇有。”

簡單的回答後,沈幸年甚至冇再說第二句話。

江婉的眉頭不由皺得更加緊了,在過了好一會兒後,她才說道,“你知道他現在在哪裡嗎?”

“我不知道。”

“他……”江婉似乎有些難以啟齒,想要說什麼卻又抿緊了嘴唇。

沈幸年抬起眼睛,“您知道嗎?”

“呂向晚出車禍了。”江婉終於說道,“前天,現在……顧政應該還在M國那邊,他也隻給我打了個電話,其他的我也聯絡不上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