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165章

-溫嫻就在酒店裡等他。

在看見席知煥進來時,她立即上前來,“醫生怎麼說?需要打破傷風嗎?”

“不用,就磕傷了一點,這種情況我以前貼個創可貼都嫌多,就你非要讓我去醫院。”

“我這不是擔心你嗎?”溫嫻有些不服氣的皺了皺眉頭。

席知煥笑了笑,“好,知道你是好心,是我不識好歹了。”

聽見他這句話溫嫻這才滿意的笑了,“那你的事情都辦好了嗎?我們明天就回去?”

這句話倒是讓席知煥頓了一下,在過了一會兒後才說道,“還有些工作需要收尾,不如你先回去?”

“不要,我要跟你一起。”溫嫻摟住他的手臂,“沒關係,你就儘管去辦你自己的事情,我能照顧好自己的。”

席知煥低頭看了看她,隻嗯了一聲。

溫嫻還想再說什麼,旁邊的手機螢幕卻是亮了起來。

看見上麵顯示的名字她立即笑,“肯定是小寶打過來的。”

“你接吧,我去一下洗手間。”

說話間,席知煥已經將手抽了出來,直接往洗手間的方向走。

溫嫻也冇有管他,隻將視頻接起。

“小寶,想媽媽了嗎?嗯……爸爸去洗手間了。”

溫嫻的聲音不斷從外麵傳來,席知煥站在鏡子前卻冇有移動半分。

——他盯著鏡子裡的自己看。

身上的大衣是今年溫嫻在商場買的,襯衣和褲子卻都是私人訂製,單是一條皮帶的價格就是六位數以上。

這些數字,當年的自己是怎麼也不敢想的。

也正是因為這些數字,所以當年他離開的地方,他再也不想回去。

那裡的人,他也不敢想。

但自從聽見那個她要結婚的訊息後,這一切就好像魔咒一樣不斷的在他的腦海裡繞。

好幾次他都做夢夢見回到了那個小村莊。

紮著馬尾的沈幸年站在他的身邊,臉上的笑容明豔燦爛。

是美好,卻也是累贅。

所以當年他走了,毫不猶豫的。

但到今天,一次次的午夜夢迴,不管他心裡能多堅定的告訴自己,他腦海裡卻還是有個清晰的聲音……他後悔了。

他不應該就那樣丟下她的。

他們現在的生活有多毫不相關,他的心裡就有多後悔。

“你在裡麵做什麼呢?”

敲門聲傳來,席知煥這才收拾了心情,帶上笑容將門打開。

……

沈幸年在嶼城呆了兩天。

之後舅舅單獨來找過她一次,嘴唇囁嚅了許久後說出了一個請求,希望沈幸年不要報警。

沈幸年對他的態度很平靜也坦誠,“我不會報警,但外婆我不會再交給你照顧,以後,我也不會再給你們一分錢。”

這話顯然和他原本的想法有些差異,他是想要說些什麼的,但在對上沈幸年的眼睛時到底還是把話嚥了回去。

沈幸年也冇再管他,直接轉身去幫外婆聯絡養老院。

她原本是想將外婆一併帶去港城照顧的,但醫生建議現在的她無法長途奔波,沈幸年考慮再三還是決定先讓她在養老院待一段時間再說。

將事情都安排好了後,沈幸年也回到了港城。

春節將至,她和顧政的婚禮也如期舉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