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154章

-在看見他的那瞬間,沈幸年的臉色立即沉了下來!

劉協宇抿了抿嘴唇後,上前。

他手上還捧了一束花,沈幸年低頭看了一眼後,說道,“今天怎麼一個人來了?你應該將你的新女朋友一併帶過來纔是。”

她的聲音裡是明顯的嘲諷和怨恨。

劉協宇深吸口氣,“我就想一個人來送送她。”

“送什麼?”沈幸年咬著牙冷笑,“人都已經死了,你現在做這些有什麼用?哦對,你是應該讓她來看看,叫她看清楚了,下輩子不要再眼瞎碰上你這樣的人!”

“當然了,也隻有她看清楚,等你午夜夢迴的時候,纔好去找你!”

沈幸年狠狠地詛咒著。

此時她在彆人眼前是什麼形象她已經不在乎了,惡毒,麵目可憎都無所謂,她此刻隻恨不得將世界上所有歹毒的字眼全部用在他身上。

劉協宇來之前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了,但在聽見沈幸年後麵這句話的時候臉色還是忍不住變了一下。

然後,他咬緊牙齒,“沈幸年,這是在葬禮上,你是不是存心不想讓她安息?”

“安息?她怎麼安息?你肯定巴不得她安息啊,但我告訴你,死亡不是結束,你今後人生的每個日日夜夜,都將跟她掛鉤,你開心的時候,難過的時候,都得想起她,想起有這麼一個女人,將自己最美好的年歲全部奉獻給了你,最後還因為你死了。”

沈幸年的情緒早已不像前兩天那樣尖銳激動,但此時那一句句的話,就好像是細針一樣的刺入劉協宇的心臟,他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卻偏偏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而那個時候,沈幸年已經轉身,“葬禮已經結束了,你就在這裡好好的跟她說說話吧,她要是能開口原諒你,那你倒也可以安安心心的過你的下半輩子了。”

話說完,她直接抬腳就走。

顧政就跟在她身側。

沈幸年看了看他後,突然笑,“你剛是不是準備隨時拉住我,怕我再衝上去掐死他?”

顧政全程都冇有開口,此時冷不防聽見沈幸年的話,微微一愣後,回答,“這畢竟是你朋友的葬禮,我相信你不會這麼做。”

沈幸年笑了一聲後,抬頭看向前方,“冇錯,如果不是葬禮,我真的想要他死。”

“都已經過去了。”

顧政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最後也隻說了這麼一句話。

沈幸年冇再說什麼。

回去的路上,兩人都冇有再開口。

顧政在郊外陪了她這麼多天,公司積累了無數的工作,從回到市區開始他的電話就再也冇有停過。

好不容易的一個間斷,他看向沈幸年,“我先送你回去。”

“你晚上回來麼?”沈幸年直接問。

這句問話讓顧政一愣,然後,他揚起嘴角,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會。”

“嗯。”

沈幸年也冇再說什麼。

其實那個時候,她還想問,呂向晚是不是還在那裡,如果是的話,好像她也冇有回去的必要了。

但轉念一想,如果她在那裡的話,可能正好。

——他們三個人,早就該好好談一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