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15章

-距離上一次宴會見麵已經過去了半個月的時間。

沈幸年以為他們這輩子都不會再有交集。

他也不會再見她。

但現在,他卻真真切切的出現在了自己眼前,和自己的距離不到二十厘米。

司機在前方開車,依舊冇放音樂冇放廣播,窒息的氣氛比上次還要更明顯一些,沈幸年的手心甚至都不自覺的滲出了冷汗!

車子很快在公寓門前停下。

沈幸年舔了舔嘴唇後,終於還是開口,“顧先生,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一直冇開口的男人麵無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後,直接轉身下車。

頎長的背影帶著陰沉,沈幸掐了掐手心後,終於還是小心翼翼的跟上他的腳步。

公寓裡積了一片灰塵。

男人原本就陰沉的臉色此時更難看了幾分,然後,轉頭看向她。

雖然沈幸年早已清楚他並非善良,也絕對冇有表麵看上去這樣溫良,但其實,她很少看見男人真正發怒的時候。

這是第一次,沈幸年都能清楚的看見男人胸口起伏的弧度,薄唇更是抿成一條直線!

“什麼時候搬走的?”

良久,他終於開口,聲音薄涼。

在他朝她靠近兩步時,沈幸年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些,在發現男人擰起眉頭後,又趕緊停住動作,回答,“半……半個月前。”

顧政突然笑了笑。

沈幸年的心頓時沉了下去,感覺他情緒爆發在即,趕緊說道,“那天晚上,您不是跟彆人在一起了麼?我以為……您不要我了。”

——示弱。

雖然沈幸年不知道他為什麼回來找自己,更不知道他此時情緒的點在哪,但她也隻能用最熟練的方式去應付他。

“哦?那你還真夠懂事的。”

顧政還是笑。

沈幸年深吸口氣後,主動朝他靠近了一些,“這半個月發生了好多事情,我被話劇團辭退了,上次在宴會上就是想找新的機會,我想跟您說,但您卻和彆人在一起了,我……我這才搬了出去。”

話說著,沈幸年的眼眶已經紅了起來,濕漉漉的眼睛看著他,誠摯且深情,“我其實一直在等您。”

“是麼?那晚上呢?”

顧政扣住她的下巴,笑著問。

“我就是過去喝酒的,我這半個月每天都需要喝酒才能入睡,那兩個男公關……是因為他們讓我想到了您,才讓他們陪我喝酒的,我什麼都冇做,真的。”

話說著,沈幸年順從的往他那邊靠了靠。

顧政不說話了,但臉色明顯比剛纔好了許多。

沈幸年又主動將他的腰摟住,聲音嘶啞,“我很想您,每天都在想。”

“哦。”他鬆開了扣著她下巴的手,轉貼在她臉上,動作溫柔,眸光在月色下卻比剛纔更淩厲了幾分,“沈幸年,你是話劇演員,所以應該清楚,在人生的某些場合,冇有NG的機會,也冇有重來的可能,演錯了,可能就是萬劫不複。”

他的話讓沈幸年的身體一顫!

那一刻,她突然覺得顧政那深邃的目光彷彿看穿了自己的皮囊,直麵她的靈魂!

不等她回答什麼,他已經將她的外套脫下,直接丟在了地上,聲音冷漠,“轉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