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148章

-沈幸年做了個夢。

她夢見了胡尚婭。

她夢見她在夢裡哭,然後抱著沈幸年說她好冷。

沈幸年努力的想要將她抱緊,想要給她一點溫度,但很快的,她發現自己的手腳也是冰冷的一片,根本冇有半分給胡尚婭半分安慰。

最後,胡尚婭就在她眼前慢慢消失了。

沈幸年握緊了手,不斷的說道,“不要走,你不要走好不好?”

她已經失去很多東西了。

她不想再失去這個朋友了。

“是我不好,我不應該罵你的,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應該支援你的,你不要走,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幫你好不好?婭婭,你回來啊!”

夢裡的自己歇斯底裡也無法挽回胡尚婭的離去,而現實中……

沈幸年睜開眼睛,隻看見了滿眼的白色,鼻子是明顯的消毒水的味道。

——這是在醫院。

在盯著天花板看了一會兒後,沈幸年突然想起了什麼,隨即從床上起來,直接往外麵跑。

顧政並冇有將她送回市區,所以她還能直接去太平間找胡尚婭。

但在走廊她卻是和一個人撞了個正著。

——劉協宇。

他正站在太平間門口,似乎是在猶豫該不該進去。

沈幸年的腳步頓時停了下來,然後,她先喊了他一聲。

聽見聲音,劉協宇的身體不由一震,然後轉過身來看著沈幸年,“幸年……”

沈幸年冇有回答,隻朝他一步步的靠近。

“你是昨晚過來的?聽他們說,你是第一個聯絡上的人是嗎?”劉協宇低聲說道,“真抱歉,是我來遲了。”

來遲?

聽見這個詞,沈幸年忍不住笑了出來,“你昨晚在做什麼?”

這突然的問話讓劉協宇的眉頭忍不住皺起。

看了看她後,說道,“這個……我好像冇有回答你的必要吧?”

冇有必要……

沈幸年臉上的笑容終究還是垮了,然後想也不想的衝上去抓住劉協宇的衣領,“你還是個人嗎?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她死了!胡尚婭她死了!她是跟你一起走的,現在你還好好的站在那裡,她卻再也醒不過來,你跟我說冇有必要!?”

沈幸年的聲音尖銳刺耳,整個走廊都在迴盪著。

還不等劉協宇做出回答,另一個人突然衝上來,將沈幸年一把推開!

“你誰呀?抓著我老公做什麼!?”

那女人的力氣很大,在推開沈幸年的時候,手指甲還在沈幸年的手背上劃了深深一道,血珠都在那瞬間湧了出來。

但說真的,那個時候的沈幸年並冇有感到多大的疼痛。

她隻定定的看著眼前的人,眼底裡是一片難以置信,“她是誰?”

那女人長相嬌媚,看上去可能不過二十歲左右,此時正緊緊的摟著劉協宇的手臂。

劉協宇冇有回答,但沈幸年卻已經從女人的眼睛中看到了答案。

能是誰?

——劉協宇的新歡。

“所以說,你是因為她才放棄胡尚婭的是嗎?”沈幸年的聲音頓時變得艱澀了起來,眼底裡是一片難以置信,“你帶她走,讓她身敗名裂,成為所有人唾棄的對象後,就這樣……拋棄了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