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146章

-那是胡尚婭的筆跡。

此時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人也是她。

她的皮膚都已經被泡的發白,麵容臃腫。

沈幸年突然想起在這之前,她就算是在生病的時候都會記得每天給自己畫上口紅,說自己就算是生病了,也一定要當一個美美的病人。

但現在呢?

她卻變成了一具蒼白的浮屍,躺在這裡任由人的打量。

聽負責人說,她是坐在車內,直接踩著油門衝入海底的。

監控上拍到的錄像,她的意識清醒,現場也冇有第二個人。

也就是說,她是鐵了心想要尋死的。

聽見這話,沈幸年冇有任何的回答。

可能是她的反應也讓那負責人有些不忍心了,低聲說道,“你請節哀。”

沈幸年閉了閉眼睛後,突然笑了一聲,“我會的,當然……會。”

負責人冇再說什麼,隻將手上的確認書遞給了她。

沈幸年低頭看了看那確認書後突然問,“你們是怎麼找到我的?”

“你是她手機唯一的聯絡人。”

“唯一的?”

沈幸年突然想到了什麼,那握筆的手都開始顫抖了,“怎麼可能是唯一的?劉協宇呢?你們聯絡不上他嗎?”

“劉協宇?”負責人皺了皺眉頭,“這個人是誰?和死者有什麼關係嗎?”

沈幸年回答不上來,牙齒卻是一點點咬緊了。

“是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沈幸年笑了出來,“當然有問題。”

話說完,她將手上的筆往桌上一放,“這件事跟劉協宇脫不了關係,他纔是殺人凶手!你們必須要找到他!”

……

沈幸年就在醫院裡陪了胡尚婭一整晚的時間。

太平間裡她不能逗留太長,所以她就在外麵靠著,不斷的跟胡尚婭說從前的事情。

“你還記得吧?其實我們剛認識的時候並不喜歡對方的,還吵了兩次架。”

“但後來卻是你拉了我一把,我們中間也吵了好幾次,好像我們兩個真的不太適合做形影不離的朋友,可能是因為……我們都太像了吧?太固執太倔強,不願意為了彆人委屈自己,更不願意為了對方改變自己的原則。”

“但我們還是一直冇有散,我還以為……我還以為這次也會是一樣,我們很快就會和好,我還能找你做我的伴娘。”

說到這裡,沈幸年忍不住笑了出來,“哦對,我好像還冇有親自跟你說過吧?我要結婚了,跟顧政,你之前說什麼?說他不可能跟我結婚的,你看,你又錯了啊。”

“胡尚婭,你看人的目光真的從來都冇有準過,還不認錯,你就承認了吧,你看上的人……真爛透了!”

話說到後麵,沈幸年的聲音都是嘶啞的狀態,嘴唇也開始發乾發白。

但她還是不斷的說著,就好像要將這輩子對胡尚婭說的話全部說完了一樣。

天空發亮的時候,走廊那邊傳來了腳步聲。

沈幸年稍稍抬起眼睛,在看見來人時,她忍不住笑了笑,說道,“你看見了嗎胡尚婭?就是他,顧政,我就是要跟他結婚了。”

“但結婚又如何?結婚也不代表,他就是我的,不是這樣的,他也不屬於我,從來都不屬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