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140章

-顧政的話讓沈幸年一愣,也終於明白了他的意思。

但,她卻冇有給他多少的反應。

輕笑了一聲後,她反問他,“所以呢?你原本希望我做什麼?”

顧政緊緊地抿著嘴唇。

“吃醋?發怒?還是幫你們做聲明?”沈幸年垂下眼睛,認真的想了想後,說道,“那我明天去看她吧,順便跟那邊的媒體記者說明一下,就說我們三個都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你覺得如何?”

雖然沈幸年之前踏入的是話劇圈,但這套說辭她也是瞭如指掌,此時顧政似乎不太滿意,她還準備說第二套方案的時候,顧政突然說道,“不需要。”

他的聲音很冷。

不知道為什麼,他這句話,突然給了沈幸年一種……他已經抽身離開,全身而退的冷靜。

就連剛纔的那一絲絲怨懟都不再有。

沈幸年也不說話了,就安靜的看著他。

那個時候,顧政已經站了起來,說道,“我已經幫她辦理了出院手續,不需要你去看她,更不需要你來演這一齣戲。”

沈幸年不說話了。

顧政也不再看她,直接轉身!

沈幸年看著他的背影,突然說道,“那文章雖然跟我冇有關係,但我覺得可能是誰爆出來的,你想聽聽麼?”

顧政停步,再轉頭。

沈幸年深吸口氣,“可能是呂向晚自己找人寫的。”

包括那些新聞,全部都是她找人爆的。

雖然沈幸年也覺得自己這樣說毫無依據,但正是因為毫無依據,才更有可能。

顧政隻是一個企業家,就算備受矚目,也不會有人天天去盯著他,就好像之前她和鬱修然的新聞一樣,爆出的人可能就是……

然而,沈幸年的話剛說完,眼前的人便想也不想的說道,“沈幸年,你在胡說什麼?”

他眼底裡的冷意就好像是一盆冷水將沈幸年澆了個頭頂。

沈幸年也冇有回答,隻緊緊的抿著嘴唇,看著他。

其實話說出口的時候,沈幸年也在心裡告訴自己,隻要他信自己的話,哪怕隻是猶豫一分再否認,可能她都會收起所有偽裝的冷漠,朝他奔赴。

但他冇有。

他是這樣果決的否認了她的話,那看向自己的眼神甚至好像還帶了幾分厭惡。

——因為她玷汙了呂向晚的形象。

沈幸年又笑了出來,然後無所謂的聳聳肩,“你不信就算了,我也是胡亂猜的。”

“不要把每個人都想的和你一樣。”

這是顧政留給她的最後一句話。

沈幸年坐在沙發上,雙手不斷的收緊,指甲陷入了掌心的皮肉中,有血珠從裡麵滲了出來,她卻感覺不到絲毫的疼痛。

關門聲傳來。

整個房子又恢複了安靜。

沈幸年輕笑一聲後,重新倒了回去。

閉眼想了想,她又忍不住笑了出來,眼淚也在那瞬間從眼眶中湧出。

沈幸年很快抬手擦了一下,卻發現那液體如同瘋了一樣的往下掉,根本擦不乾淨。

她不懂……

真的不懂。

她原本還以為,顧政會生氣會埋怨,是因為想要她在乎他。

但現在看來……她是錯的離譜。

他隻是想要她做一些事情來刺激呂向晚罷了。

所以她的反應很不能讓他滿意,對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