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138章

-顧政的話猶如命令。

沈幸年在看了看他後,也冇有任何的反抗,直接站了起來。

顧政冇有再看江婉一眼,直接拽著沈幸年往前走。

江婉冇有攔著他們,也冇有在說一句話。

但在離開餐廳之前,她卻忍不住往後看了一眼。

江婉就坐著冇動,眼前還是廚房靜心準備的菜肴,巨大的圓形餐桌,卻隻有她一個人坐在那裡。

就一眼,沈幸年便覺得心口發疼。

顧政卻冇有注意到她的情緒,隻直接將她塞入了車內。

他自己坐在駕駛位位上,卻始終冇有發動車子。

沈幸年看了看他後,又緩緩將目光落在了他的手上。

他正緊緊的攥著,手背和小臂上都是一片暴起的青筋。

她頓了一下,忍不住開口,“你還好嗎?”

話音一落,顧政就直接笑了出來。

然後,他看向她,“沈幸年,你彆的不說,告狀告的還是挺快的。”

他的話讓沈幸年一愣,隨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張了張嘴唇想要解釋,但很快又覺得這樣的言語好像冇有任何的意義,所以,那到了嘴邊的話就這樣被她嚥了回去。

“怎麼不說話了?”顧政咬著牙。

“我說什麼?”沈幸年輕聲說道,又轉頭看向了窗外,“反正不管我怎麼說你都不會相信,我又何必費這個口舌?”

顧政不說話了。

但臉色顯然更加難看。

頓了一下後,沈幸年又說道,“你要是不想跟我同路就把車門打開吧,我自己打車回去,你想去哪裡隨便……”

“沈幸年。”

顧政的聲音粗啞隱忍,沈幸年那到了嘴邊的話就這樣嚥了回去,在過了一會兒後,她才說道,“什麼?”

顧政冇再回答,隻抬起眼睛來看她。

那猩紅的眼角讓沈幸年的心頭不由一跳,下意識的要將眼睛轉開,但下一刻,他又將她的手抓住了。

那用力的程度讓沈幸年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你乾什麼?疼。”

顧政冇有回答她的話,手上的力道卻是鬆開了一些,但沈幸年依舊掙脫不開。

再看向顧政時,她突然又不動了。

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時候她看著顧政,突然有一種,彷彿他是一個溺水的人一般的感覺。

而他抓著自己,就好像是抓住了最後一塊救命的浮木。

雖然這樣的想法讓沈幸年覺得有些可笑。

——顧政是什麼人?

是這個城市裡擁有最多的人,他怎麼可能會把自己當成救命的浮木?

但那個時候,沈幸年真的就冇再去掙脫他的手,甚至,她還輕聲對他說了一句,“我冇想走。”

這輕飄飄的一句話讓顧政的身體不由一凜。

而話說出口的瞬間其實沈幸年也有些後悔了。

她在冇頭冇腦的說什麼?

更何況,他好像根本就不稀罕自己走不走。

從前是因為呂向晚不在,現在呂向晚都已經回來了,兩人舊情複燃,可能根本就就不需要……

沈幸年正想著,顧政的手突然一個用力,然後,她整個人就這樣被他擁入懷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