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131章

-那晚後麵的事情沈幸年都忘得差不多了,但顧政那句話她倒是聽的清清楚楚。

甚至連騙自己說是夢境都冇有辦法。

醒過來時,顧政竟然還在她旁邊。

沈幸年忘了上一次看見他的睡容是什麼時候了,而現在她也不再是他見不得麵的小情人。

——可笑,所有人都覺得不可能的事情,真的就這樣在她身上實現了。

她要跟顧政結婚了。

這件事如果是在半年前,連她自己都不會相信。

那個時候她就堅定的知道,顧政這樣的人,不會屬於任何一個女人。

現在呢?

沈幸年看著他,突然很想問,他屬於她了嗎?

但她冇有問出口,隻伸出手,輕輕的貼在了他的臉龐上。

顧政的眉頭微微一皺,睜開了眼睛。

在看了沈幸年一會兒後,他突然一個翻身,將她直接壓在了身下!

然後,他低頭就去吻她。

昨晚剛洗過的頭髮蓬鬆柔軟,落在沈幸年脖子上時帶來了一些癢意,她忍不住笑,也轉著頭想要避開。

但顧政很快扣住了她的下巴,“躲什麼?”

“癢。”

沈幸年一臉無辜。

他也笑,“哪裡癢?”

他的話讓沈幸年的臉頰頓時紅了起來,伸出手想要捂住他的嘴巴,但手腕很快被他扣住了,然後,他的身體一點點下沉,“說句好聽的,我幫你止癢。”

沈幸年咬緊了嘴唇,轉過頭不搭理他。

顧政卻又將她的臉掰了回來,“嗯?”

“說什麼呀。”

沈幸年被他磨的有些燥了,聲音裡也多了幾分嬌媚。

顧政垂眸看著她,“你好好想。”

沈幸年抿了抿嘴唇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將他往下壓。

顧政倒也順著她,很快的,她的嘴唇貼在了他耳邊,輕聲喊道,“老公。”

顧政的身體一震,再抬頭時,已經將沈幸年的嘴唇封住。

窗外的陽光正好,透過窗簾的縫隙懶洋洋的灑在了地麵上。

屋內則是一片旖旎,在顧政用力抱著自己的時候,沈幸年突然生了一種錯覺——他是愛她的。

被折騰了一場後她又有些想要睡覺,就在那時,顧政的手機震動聲傳來。

沈幸年也不知道那個時候自己是怎麼想的,在聽見那聲音時,她先是看了一眼緊閉的浴室門。

然後,她將電話拿了過來。

晚晚。

不是呂向晚,也不是向晚,而是晚晚。

這個稱呼就好像是一盆冷水,從沈幸年的頭頂傾盆而下,將剛纔的欲色澆透,也讓她的思緒瞬間恢複了清醒。

她知道此時的自己應該怎麼做。

將手機放回原位,當做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

就好像她昨天做的那樣。

但此時看著上麵浮現的名字,沈幸年卻突然改變了主意。

她直接將電話接了起來。

“喂。”

那邊的人原本似乎是想要說什麼的,但在聽見沈幸年聲音的那瞬間,她便安靜了下來。

然後,電話被掛斷。

沈幸年來不及再說什麼時,浴室裡的水聲已經停止。

她立即將他的手機放了回去,就好像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一樣,閉上眼睛睡覺。

但隻有她自己知道,那個時候,她的心跳聲大如響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