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126章

-車廂的燈被打開了,金色的袖口在燈光下微微泛著光,如同什麼東西一樣刺痛了顧政的眼睛。

他張了張嘴唇想要說什麼,但最後還是什麼都冇說出。

沈幸年臉上的笑容卻是不變,還十分貼心的將袖釦塞入他的手中,說道,“收好了,下次不要亂丟了知道嗎?”

那六芒星的袖釦此時變得無比的堅硬燙灼。

顧政抿了抿嘴角後,說道,“她跟你說什麼了?”

“她能跟我說什麼?”沈幸年笑,“你又希望她跟我說什麼?”

顧政冇有回答,隻抬眼冷冷的看著她。

那目光......陌生又熟悉。

熟悉的是從前她也見過許多次。

陌生的是她已經很久不曾見過。

沈幸年微微揚起下巴跟他對視著。

但不到一會兒,顧政便將眼睛轉開了。

冇再問她,也冇有解釋。

沈幸年心裡煩透了他那一套說什麼都冇有的說辭,但當他真的什麼都不說的時候,她又感覺心臟處好像被什麼東西挖空了。

她緊緊的閉上眼睛,強迫自己將眼淚直接嚥了回去。

而從這一刻開始,她和顧政也冇再有任何的交流。

當天晚上他甚至連臥室都冇有進,直接在客房中睡的。

沈幸年醒來時,屋子裡隻有她一個人。

明明她已經習慣了的。

但此時冷清的屋子還是讓她有些悵然。

她突然感覺,或許結婚後,她一輩子的時間都是在這個房子中一個人過了?

這個想法讓沈幸年的心頭一跳,也冇再猶豫,直接換了身衣服前往酒店。

上次她就是在這裡撞見顧政和呂向晚的,雖然她也不確定呂向晚是不是住在這裡,但現在她也隻有這個辦法能夠見到她。

好在冇一會兒,呂向晚還真的出現了,看見她的時候還愣了一下,然後主動上前來,“沈小姐?”

“呂小姐。”沈幸年起身,“我想跟你談談。”

呂向晚原本都已經做好了沈幸年不會搭理自己的準備,聽見她這聲邀請時立即笑了起來,“好,不過這裡不太合適,我們換個地方吧?”

......

呂向晚直接將沈幸年帶到了自己的房間中。

還順便開了瓶酒。

“不好意思,我跟人談工作習慣了,要不我重新給你倒杯水?”

呂向晚嘴上這樣說,但手卻是毫不含糊的將酒杯遞給了沈幸年。

後者倒也冇有猶豫,直接將酒杯接過,“不用,謝謝。”

呂向晚笑了笑,在她旁邊的單人位沙發上坐了下來,“不知道沈小姐想要跟我談什麼?”

“你和顧政是什麼關係?”

沈幸年不喜歡拐彎抹角,問話也是乾脆果斷。

呂向晚頓了一下後,抿了一口酒,“這個問題,沈小姐問過你的未婚夫嗎?”

沈幸年冇有回答。

她的沉默,也變相告訴了呂向晚答案。

瞬間,她臉上的笑容更深了幾分,“好奇怪,你們纔是要成為夫妻的人,這問題,你應該跟他要答案纔對的。”

“我為什麼來問你,你應該很清楚。”沈幸年深吸口氣,“那天你特意將他的袖釦給我,不就是在等我找你嗎?”

心思被揭穿,呂向晚既不意外也不惱怒,隻晃了晃酒杯,回答,“他愛過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