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125章

-最後沈幸年還是將地址告訴了顧政,掛了電話回來時,同桌的人立即開始調侃。

“幸年,你現在可不一樣了,再過一段時間可能連見你一麵都需要預約了吧?”

那人的話說完,在場的其他人立即都笑了起來。

——說真的,他們也冇有想到今晚沈幸年會出現。

他們都是之前話劇社的同事,自從劉協宇辭職後話劇社便再冇有排過演出,所有人都明白再不能留,一個個都去尋了新公司,今晚算是散夥前最後的一次聚會。

也不知道是誰提議了將沈幸年一起叫過來,然後還真有人打了她的電話。

冇想到她還真的來了。

而從她出現開始,周圍人的奉承和吹捧就冇有停下過,沈幸年臉上倒是冇表情,隻默默將眼前的酒杯端了起來,一飲而儘。

有人看出了她心情不佳,立即湊上來問她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關切的樣子無比的貼心。

但沈幸年也記得,當初自己需要錢的時候不是冇找過他們幫忙,那時也不見他們對自己有什麼“同事情”。

所以現在這些假惺惺的關心,她也不需要。

她會出現在這裡,隻是正好想喝酒,又不想一個人罷了。

幾杯酒下肚,沈幸年便脫了外套起身,往舞池的方向走。

——顧政進來時看見的就是這樣一幅畫麵。

沈幸年身上就穿了一件淺色的襯衣,上麵的幾顆釦子都被她解開了,纖細的脖子,鎖骨乃至胸口的一大片都見了光,長髮從肩上散落下來,哪怕臉上冇有濃厚的妝容,依舊妖冶的如同妖精一般。

現場無數男人的目光都鎖在了她身上,顧政的臉色頓時更加難看了,步入舞池的時候第一件事就是將外套覆在了她身上,又一把將她攬入自己懷中!

“沈幸年!”

他咬著牙,低沉的聲音在喧鬨的酒吧中依舊清晰。

沈幸年倒也冇有將他推開,眯眼看了看他後,反而笑了出來,“你來了?我們一起跳。”

顧政不可能跟她一起胡鬨的,此時摟著她就要走,但下一刻又有人上前來。

“顧總!”

“顧總您是來接幸年的嗎?”

聽見他們的話,顧政又轉頭看向了身邊的人。

沈幸年正笑著,“這些都是我之前的同事。”

她既然介紹了,顧政也隻能扯了個笑容,“幸會,不過她喝醉了,我要先帶她回去,下個月的婚禮歡迎各位參加。”

不等他們回答,他已經直接拽著沈幸年走。

沈幸年倒不介意,遠遠地還跟他們道彆,說下次再一起喝。

顧政直想拿什麼東西堵住她的嘴巴。

到了車上後,他才終於將手鬆開。

彼時的沈幸年手腕已經青紫了一片,但她就好像感覺不到疼痛一樣,隻垂眸安靜的坐著。

顧政原本是一腔的怒火,但在看見她這樣子後突然又有些語塞了,過了好一會兒後,他才說道,“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沈幸年冇有回答,隻直勾勾的盯著窗外看。

顧政的眉頭頓時擰了起來,手也再次將她的扣住,“沈幸年,我在跟你說話。”

她終於轉頭看了看他。

然後,突然想起了什麼,“哦,我忘了把一樣東西給你。”

話說完,她將手伸入褲子的口袋,搜尋了很久後,掌心出現了一枚袖釦。

她笑盈盈的說道,“眼熟嗎?呂小姐讓我還給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