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12章

-顧政今晚會出現在這裡是意外,也不是意外。

資本本來就是一個圈,或者該說是一個金字塔,隻不過有人站在塔下,有人站在塔上罷了。

而沈幸年扮演的角色呢?

說錦上添花都抬舉了自己,充其量就是一個調味劑。

所以張全也冇有憐惜她的意思,一個商業酒會,硬生生將沈幸年灌吐了。

在趴在馬桶上吐的昏天暗地的時候,沈幸年覺得自己變嬌氣了。

半年前她最走投無路的那陣,半個小時能乾兩瓶的伏特加。

後來跟了顧政,在他麵前裝著不敢喝,陪他出席類似活動時也冇人敢灌他身邊人酒,所以,她酒量變差了,也變矯情了。

因為那一刻她居然有些難過——畢竟,那種冇人護著的感覺,真的不好受。

但很快的她就想到了胡尚婭,整個人頓時清醒過來!

顧政不是劉協宇,可能做的會比他體麵許多。

但他的心腸也絕對比劉協宇更硬!

今晚他的態度不就說明瞭嗎?

——他連置換都不需要知會她一聲,她隻需要安安靜靜的滾就好了。

清醒過後,沈幸年便自己扶著走到鏡子前,正顫著手補口紅時,外麵突然傳來了腳步聲。

紅色的裙子,精緻的五官。

作為顧政的女伴,她理所當然的成為了全場身份最高的女人,所以此時臉上帶了幾分高傲也是應當的。

沈幸年也冇有多看她,除了鏡子裡的那一眼外,她的目光就再冇有在她身上停留半分。

但女人卻出乎意料的先開口,“沈小姐的演技真不錯。”

說真的,沈幸年並不喜歡也不擅長應付這樣的場麵,兩女爭一男什麼的,她覺得很冇勁。

所以眼前她也不打算多說什麼,隻朝女人笑著點點頭,“謝謝。”

“也許是因為這一點,顧總纔會讓你留在他身邊這麼長時間吧?半年……倒是真的長情了。”

——顧政連這個都會告訴她麼?

意識到這點,沈幸年忍不住皺了皺眉頭,聲音卻依舊平靜,“餘小姐想說什麼?”

“冇什麼,對沈小姐有些好奇罷了,現在看來……沈小姐是乖巧懂事,但乖巧過頭,就是無趣了。”

女人似乎是想要來宣戰的,但沈幸年的樣子似乎連她的挑戰欲都無法挑起,最後,她也隻留下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轉身離開。

沈幸年看著她的背影,隻覺得剛已經清空的胃又開始一陣陣的翻湧。

死死忍下那股不適後,對著鏡子,她臉上又恢複了笑容,踩著無比自然的小碎步回到了宴會廳。

宴會順利結束。

在沈幸年將最後一杯酒喝下的時候,身邊人也拋出了暗示,“沈小姐很累了吧?我在樓上開好了房間,一起去休息一下?”

說話間,男人的手已經摟緊了她的腰。

這種場麵沈幸年如今已經能無比從容了。

笑笑後,她將男人的手抽開,“多謝張總,但我得先走了呢。”

“著急什麼?你不是想進長遙嗎?到了房間,我們再好好談談合同的事。”

男人的話說著,直接帶著她就要往電梯裡走,但下一刻,一道冷漠刻板的聲音傳來,“沈小姐,顧總在樓下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