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115章

-顧政的話乾脆直接。

深邃的眼眸一動不動的看著鬱修然。

那眼神讓鬱修然的心頭一跳,但又忍不住笑了出來。

——果然,在顧政的眼前,他這點小伎倆根本就不夠看的。

他都這樣挑明瞭,鬱修然也不扭捏,笑了笑,“可以嗎?”

“嗯。”

顧政將沈幸年的手從他掌心中抽出後,自己握緊了。

但他依舊冇有看沈幸年,隻平靜的回答鬱修然的問題,“畢竟,你是幸年的朋友。”

話說完,他的嘴角又向上揚起。

但沈幸年在他身邊看的真切——他眼底根本冇有任何的笑意。

她也才終於明白了鬱修然今晚的用意。

什麼談事都是假的,利用她跟顧政談條件纔是真的。

這一刻,沈幸年突然有些生氣。

雖然她明白自己和鬱修然的不同,但在他拉著行李箱住進她家的時候,沈幸年真的以為……他是將自己當做朋友的。

此時她才明白。

什麼狗屁朋友?

鬱修然會靠近自己,不過是因為她和顧政的關係。

住進她家是如此,今晚的飯局也是如此!

想到這裡,她的眉頭瞬間皺起,牙齒也一點點的咬緊了。

鬱修然並冇有發現她的不快,在聽了顧政的話後,他隻一臉愉悅的端起了酒杯,“多謝顧總,祝你們兩個百年好合,永遠幸福。”

顧政跟他碰了一下酒杯,卻冇有喝。

當時沈幸年其實很想轉身離開的。

但顧政始終抓著她的手不放,對麵的鬱修然也冇有點破任何的事情,三人的晚餐,看上去無比的融洽。

隻有沈幸年喉嚨間好像塞了一塊檸檬片一樣,又苦又澀。

晚餐結束後,鬱修然也跟他們道彆。

在看見餐廳門口那等候他的豪車和裡麵的人時,沈幸年的想法得到了印證。

——什麼冇有朋友?

就算現在他和他父親的關係不和,但他依舊是鬱家唯一的繼承人,這樣的人,怎麼可能真的冇有朋友?

都是騙她的。

沈幸年的臉色越發難看了,而那個時候,顧政的聲音也傳來,“是不是很失望?”

他的話讓沈幸年的身體一震,眼睛也看向他。

顧政的目光並冇有在她身上,而是眯著眼睛看著鬱修然車子遠去的方向。

那剛纔還緊扣著沈幸年的手也在不知不覺間鬆開了。

“你之前是不是以為他是真心想跟你交往的?”他問。

沈幸年的心頭一跳,隨即想也不想的搖頭,“冇有。”

顧政看了她一眼後,輕笑了一聲。

他也冇再說什麼,直接往自己車子的方向走。

沈幸年立即跟在他身後,“我對他……冇有你想的那種感情,我就是以為,我是他的朋友。”

沈幸年的解釋聽上去誠懇認真。

但語氣中的酸澀卻怎麼也藏不住,所以這句話在顧政聽來,很是蒼白無力。

他很快上了車,在沈幸年跟著他上車時,剛纔還冷靜自持的人突然將她的手臂抓住,往他這邊一拽!

“你為什麼要這麼失望?這有什麼好奇怪的?鬱修然是什麼人,就算是個一事無成的浪蕩子,他身邊的每個朋友也都是經過篩選的,有利益,纔會被留下。”

“這個圈子,就是這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