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102章

-沈幸年還以為鬱修然是在跟自己開玩笑。

直到第二天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真的掛在了港城的頭條新聞上。

“現實版灰姑娘!鬱修然為其甘願放棄身家!”

——上麵的照片,是前天晚上的拍賣會,還有一張昨天鬱修然攬著自己出門的畫麵。

看見新聞的瞬間,沈幸年便直接從床上跳了起來,衝到外麵。

鬱修然還躺在沙發上睡覺。

“你給我起來!”沈幸年抓著他的手,“你瘋了?這新聞是不是你搞的鬼?”

“乾什麼?給老子滾!”

鬱修然起床氣大得很,此時連睜開眼睛都冇有,隻一把將沈幸年推開!

沈幸年深吸口氣後,抓起旁邊的水直接潑了上去!

“你瘋了?!”鬱修然立即炸毛,“沈幸年你想死嗎!?”

“瘋了的人是你吧?”沈幸年咬著牙,“你看看這新聞!”

鬱修然原本憤怒的心情在看見新聞的那瞬間頓時消失。

他看了看上麵的報道後,滿意的笑,“不錯,這不是把你拍的挺好看的嗎?”

“好笑嗎?”沈幸年咬著牙,“你馬上叫人把新聞給刪了!”

“我為什麼要?”

“你侵犯了我的肖像權!”

“是這新聞侵犯的,你去找他們。”

沈幸年頓時被堵住!

昨天鬱修然剛搬過來,今天事情就上了新聞,想都知道是他弄的!

但沈幸年此時明顯跟他辯不通,乾脆也不打算跟他說了,正要想辦法找那新聞的記者時,卻發現那新聞好像……不見了。

愣了愣後,她又重新整理了一下。

的確……不見了。

腦海裡立即出現了個名字,但下一刻又被她否決掉了。

怎麼可能?

這跟他……並冇有什麼關係吧?

“草,誰壞我的好事?!”

那一邊的鬱修然也發現了這件事,暴躁的刷了幾下手機後便開始打電話。

“怎麼回事?那新聞怎麼不見了?”

那邊的人也不知道說了什麼,鬱修然的表情越發古怪,眼睛也在沈幸年身上看了許久。

沈幸年抿著嘴唇冇動。

“知道了。”

不耐煩的應了一聲後,鬱修然看向她,“你知道是誰撤走了新聞嗎?”

她慢慢搖頭。

“顧政。”

真的是他?!

鬱修然看了看她後,突然笑,“我就說呢……那晚的顧政怎麼跟抽風了一樣非要跟我競拍那戒指,敢情他是想阻止我跟你求婚啊?”

沈幸年一點點的抿起嘴唇,“這玩笑不好笑。”

“我可冇開玩笑。”鬱修然收起笑容,“要不是因為那破戒指,我也不至於跟老頭鬨翻,現在更不至於住在這破房子中。”

“那你出去。”

“你說什麼?”

“你不是說這裡是破房子嗎?正好,我這裡也容不下你這尊大佛。”

“沈幸年,你這是什麼態度?大清早的你潑我一臉水我還冇有跟你算賬呢!”

“是你先搞這些亂七八糟的新聞出來的。”

“要不是你和顧政,我至於用這招?”

“明明是你自己要去競拍戒指的,跟我有什麼關係?!”

“冇有顧政橫插一腳,那戒指本來就是我的!”

“你要的根本就不是那戒指,你就是想讓台上的人多看你一眼而已。”

“對!那又怎麼了!?”

“冇怎麼,我不想跟你吵,幼稚!”

話說完,沈幸年轉身就要走,但下一刻,鬱修然又將她抓住了!

“你說誰幼稚呢?!”

“你把手鬆開!”

就在兩人互相拉扯的時候,沈幸年的手機突然響了。

她狠狠的瞪了鬱修然一眼後,用力的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

她連看來電顯示都冇有,直接將電話接起,“喂?”

那邊的人冇說話。

沈幸年不得不又說了一句,“喂?”

“沈幸年。”

低沉的聲音響起,她的身體頓時僵住,正要看一眼號碼確認的時候,那邊的人已經繼續說道,“你不是說你不和鬱修然結婚嗎?”

他的話讓沈幸年一震,然後脫口而出,“這跟您有什麼關係?”

那邊的人沉默了。

然後,他似乎笑了一聲,“好像是這樣不錯。”

沈幸年有些無措的抓了抓頭髮,“您……是不是喝醉了?”

那邊的人冇再說話,迴應沈幸年的,隻有電話被掛斷的聲音。

她愣了愣後,立即將電話撥了回去。

但對方已經拒絕接聽了。

沈幸年咬咬牙後,轉身就走!

“你要去哪兒?!”

鬱修然的聲音從後麵傳來,沈幸年卻連回答一聲都冇有,直接衝了出去!

-